超七成亞裔女性受歧視 東亞女性感覺最不安全

亞裔女性在反亞裔仇恨攻擊中受到重創。本報資料圖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高慧民、李允娜、馬桂英,在反亞裔歧視攻擊浪潮中,亞裔女性承擔了更多的創傷,眾多亞裔女性成為攻擊的目標,甚至因此死亡。根據全國亞太裔婦女論壇(NAPAWF)於3日發布的一項調查,過去一年中有超過七成的亞太裔女性曾經遭受歧視、騷擾或暴力,其中東亞女性對目前環境的不安全感高於其他亞裔分支。

這份名為《亞太裔女性安全狀況》的報告,由亞裔基金會(TAAF)資助,於今年1月和2月以包括英語和中文在內的五種語言,對來自全國各地和東亞、南亞、東南亞、夏威夷和太平洋島民四個亞裔分支族群的2400多名女性進行問卷。報告發現74%的亞太裔女性表示在過去12個月里經歷過種族歧視,53%的人表示攻擊者是自己不認識的陌生人。47%的受訪者稱攻擊事件發生在餐館或購物中心等公共場所,但也有人學校、醫療設施、工作場所、教堂,甚至自己所在的社區等熟悉且安全問題不太嚴重的地方遇到過攻擊。
此外,近40%的亞太裔女性稱在過去12個月裡曾遭受過性騷擾,但這種情況在不同的分支族群中差別較大,52%的夏威夷和太平洋島民女性經歷過性騷擾,高於其他分支族群。當被問及他們在公共場所的安全感時,51%的東亞裔受訪者表示,他們覺得現在比疫情開始時更不安全,這一比例是各個分支族群中最高的,比受訪者平均的33%高出近20個百分點。
71%的受訪者表示由於害怕歧視、騷擾或暴力,他們感到焦慮或緊張。當被問及民選官員的反應時,36%的受訪者認為拜登政府對反亞裔仇恨的應對很到位,29%的人認為她們的地方民選官員對此的應對很到位。但也有超過90%的受訪者都同意,民選官員需要更好地理解亞太裔在歧視、騷擾和暴力方面的經歷。
同樣,超過90%的人認為,民選官員應該根據這一認識採取行動,在受種影響最大的社區投入更多資源。
全國亞太裔婦女論壇總監支摩羅(Sung Yeon Choimorrow)說,在亞特蘭大槍擊事件發生近一年後,紐約最近再發生幾名亞裔女性死亡的事件,這再次提醒人們亞裔女性在這次反亞裔仇恨風潮中所受的影響。「在過去的一年里,針對亞裔社區的仇恨犯罪增長了339%,而亞太裔女性不成比例地成為這種仇恨和暴力的目標。」

紐約

警方20日再次搜查長島吉爾戈海灘(Gilgo Beach)連環兇殺案疑犯霍伊爾曼(Rex Heuermann)的住所,試圖確定他曾否在屋內殺人。 《紐約郵報》報道,霍伊爾曼的住所位於馬薩佩誇公園(Massapequa Park),警方派出直升機從早上8時左右在上空監視,其後在街上設置流動指揮中心,以及調查犯案現場用的貨車,住所前後院都搭建白色帳篷,整條街擠滿了州警和蘇福縣警員,法證人員在下午入屋內取證。 消息指,雖然警方之前已獲得大量有關案件的資料,但仍未能確認霍伊爾曼在沙灘棄屍前的行兇地點,以致當局對住所展開第二次搜查行動取證。 霍伊爾曼的代表律師布朗(Michael J. Brown)確認,警方取得搜查令搜查霍伊爾曼的寓所,搜查過程中沒有人在屋內。霍伊爾曼妻子埃勒魯普(Asa Ellerup)的律師馬塞多尼奧(Robert Macedonio)指,警方在行動中沒有拘捕任何人。據悉,埃勒魯普和兒子當時身處南卡,而女兒則在其他地方。 54歲居民塔韋拉(Ricky Tavella)指出,放工回家時發現有5架直升機在女兒就讀的學校上空盤旋,當時已心知不妙,得知警方再次搜查霍伊爾曼的住所時,嚇得快要暈倒。 霍伊爾曼被指是連環謀殺「吉爾戈4人組」的主要疑犯,4人死前均報稱為性工作者,她們的遺體於2010年12月在長島海灘被發現,霍伊爾曼至今拒絕認罪。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