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非 星島中文電台時事觀察節目 )

必須清楚指出,「通識教育」與「香港中學通識科」並非完全相等,甚至可以說,是兩件事來的!

先說通識教育。通識教育是一種抽象的教育理念,是個教育方向,沒限定該如何落實。我是香港中文大學學生,中大就加入通識教育理念辦大學。如何落實呢?我們有學分制,畢業要修滿的學分之中,要有一個小比例是非本科學分。中大用需要學生修讀本科以外的學科,來達致通識教育的目的,讓學生有跨學系知識。

以下談另一件事,就是香港中學的通識科。香港中學行的通識,是一個科目;而且是沒有課程歷史可參考的新科目。

我由此科的由來、它的來龍去脈開始說起。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的中學及大學,基本上源用英式三二二三學制,即是三年初中、兩年高中,中五就是中學畢業;想考大學,就多讀兩年預科,之後考三年制大學。香港大學從前就是三年制。中大才是四年制,於是有中文學校開設一年制的預科。總之,發展至2009年,香港學制統一為三三四制,跟美國、加拿大、台灣、中國大陸等地一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之後四年大學。香港大學在2009年部份本科學位行4年制,過渡至2012年,全部本科學位行4年制。由於高中由兩年改為三年,就為高中課程提供了改革機會。

2004年,教統局發表三三四學制諮詢文件;高中新課程剔除了部份過時的科目,而必修的,除中、英、數,爆出一個全新的通識科。必修也者,是考大學要計分的科目。

當時,整個社會反對高中通識科的聲音很強大。反對者包括在職中學校長、大學講師及教育專業學者。我是2004年教統局推出諮詢文件時,與關心教育的朋友及一些退休校長大力反對通識科的。當時我們開研討會,甚至在最絕望時,大家湊錢出全版廣告反通識科。我跟同道朋友深切明白,我們不反通識教育的理念,但反對暗藏危險、離亂無章的通識科。通識科最初推出時有二十多個單元,內容極龐雜。而最令人擔心是當中「今日香港」這單元。這單元現時仍然存在,時事討論佔相當重的份量。對學生成績只屬中等程度或以下的學校而言,要認識及討論時事,可以用甚麼做教材呢?又以甚麼為知識基礎及判斷標準呢?可以肯定,香港中文報紙剪報是學習材料之一。發展至今日,不用多解釋,大家都知道是甚麼結果了吧。

高中通識科是個很奇怪的科目。它的推出,羅范椒芬,乃至主力負責課程發展的教統局高層陳嘉琪博士要負最大責任。陳嘉琪博士對香港教育改革的功過,值得日後好好檢視。總之,2004年諮詢文件出來後,某些人完全不理會外界對通識科的擔心及意見反彈,也不理會其實他們回應不了外界對這個必修科的質疑。就在龐大的反對及質疑聲中,一個內容體統不嚴格,不設固定課程,沒有學科發展軌跡可參考的全新科目,而且是高中必修,就如此這般地被正式落實推行。這個科不是必然有教科書的,如果有出版社出版,教育局會審批,學校可以買;但是,因為涉及最新的香港及世界時事,書是跟不上的,所以同時容許學校自編教材。大家可以想像,如果遇上有政治立場的教師,由他去編教材及帶討論,後果大概可想而知。在一個訪問內,一位參加佔中,現在提倡港獨的年青人,親口說自己是第一屆通識科學生,是因為通識科而從此「關心時事」。

對於高中新課程的通識科,我跟朋友反對到最後。只可惜,通識科如常在2009年全面在中學落實,成為中英數之外第四個必修科。三三四新課程2009年推行,2012年進行第一屆考試,名為香港中學文憑試,簡稱「文憑試」或「DSE」。從前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及香港中學會考取消。而第一屆通識科考試,也在2012年進行。

因為學制改為三三四制,即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學。高中由兩年變三年,這改動令高中課程需要改革。很可惜,回歸後的這次課程改動,不是將中史納入必修,是多了一個無科目發展往蹟、全新的通識科。這科目分為六個單元,當中「今日香港」經常被「別有懷抱」的教師利用。在過去十多年間,透過「今日香港」單元,不少人向香港青少年灌輸庸俗簡單化的普世價值。整個通識科沒規定必須按課本授課,隨機到可以由該校老師自編教材。

此舉既辛苦了好教師,因為將出版社做的工作都推到他們身上,也令教學內容存在極度不穩定性,內容及立場因施教者而大異。

香港的中學通識科,是個先天設計有謬誤的科目,沒可能透過優化而有所改善,因為是課程結構有問題。如果可以進行課程檢討,對通識科只有一個建議:改為非必修、不用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