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瑩是中國著名的女外交官。
傅瑩是中國著名的女外交官。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民主黨拜登如無意外將入主白宮,他的外交及國安班子主張與中國建立「競爭合作」關係。美國的《紐約時報》本月二十四日刊登了前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現任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傅瑩題為《中美構建競合關係是可能的》文章。《紐約時報》還刊登評論稱,傅瑩的文章向美方拋出了橄欖枝也定出了紅線,是「中國政府首度系統地向拜登政府提出合作條件,深具參考價值」。

  傅瑩在文章表示,中美關係在過去四年受到嚴重受損。重新激活中美關係時,重要的是準確判斷對方的意圖,中國無意取代美國在世界的主導地位,也毋須擔心美國改變中國的制度。中美兩個強大國家若因誤判而滑向衝突,那將是歷史悲劇。

  傅瑩認為,兩國即使競爭不可避免,也有可能通過解決彼此關切來發展某種競爭與合作關係。在經濟和技術領域,規則和法律須得到遵守,北京要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網絡安全和私隱,華盛頓則應該為中國企業提供公平環境。在政治領域,美國「早該放棄干涉他國內政的習慣」,美方指責中國制度或者針對中國的國內政策採取行動令中方反感,中方也需要更加主動地向外部世界提供第一手信息。

  傅瑩還在文中劃下中美關係紅線,稱美方需要尊重中國人對國家統一的信念,不要在台灣等問題上挑戰中方,或是介入南海領土爭議。

  在未來中美合作空間上,傅瑩指出,中美合作的空間和需求很大,最緊逼的是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合作,如果兩國能夠攜手提高全球疫苗的可獲得性和可負擔性,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獲益。

  《紐約時報》社論版執行主編金斯伯利(Kathleen Kingsbury)之後發表評論表示,傅瑩這篇文章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關於拜登當選總統的唯一官方聲明,「超越了通常的陳詞濫調」,「不可否認,美中關係在過去四年中受到了損害。傅瑩是在闡述她的政府計畫與拜登新政府合作的條件」。

  金斯伯利指出,這些條件既包括含蓄的威脅,也包括橄欖枝,可能會對美國今後的外交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金斯伯利認為「這是一種極為重要的想法——需要進行多邊合作,而拜登和他的團隊似乎也致力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