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死亡已被科學證實是不可逆轉的死亡,病人腦死亡以後,就沒有了自主呼吸,搶救腦死亡者對患者起死回生沒有任何意義,這個過程反而會耗費很多醫療資源,也增加了病人家庭的經濟負擔。」繼2015年、2016年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提出腦死亡立法建議,今年,連任的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無錫市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再次提出加快腦死亡立法的建議。
陳靜瑜代表認為,正如從2010年中國開始器官捐獻工作一樣,腦死亡立法更多意義上講,將是中國的一個進步,是社會文明的一個進步。據《法制日報》報道,之所以關注腦死亡立法,是因為作為一名醫生,陳靜瑜自己經常會碰到一些腦死亡的病人。「靠著一個呼吸機維持著病人的心跳,對死者來講也是不尊重的」,陳靜瑜舉例說,「比如一個因為車禍而受腦外傷的病人來到我們醫院救治,在搶救的過程當中,醫生為其插了呼吸機,儘管臨床專家通過腦電圖等儀器,按照臨床標準作出病人腦死亡的判定,但很多情況下家屬還是不願意放棄,一直要耗到病人心肺不行,整個過程會延續很長的時間,也許是一周、兩周,甚至一個月。這期間,病人會花掉非常多的費用,自費病人甚至會花掉幾十萬元。」
除此之外,腦死亡還會浪費有限的醫療資源。「現在大醫院ICU一床難求。一些真正意義上值得搶救的病人因為腦死亡病人佔用資源,而沒辦法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陳靜瑜說。
目前包括美國、日本等在內,國際上很多國家都已有腦死亡的立法。全球有大概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正式承認腦死亡。陳靜瑜代表已連續三年呼籲腦死亡立法。相比之前兩年關於腦死亡立法的建議,今年,陳靜瑜的建議更有針對性。比如,作為對相關部委的回應,重點調研了社會基礎方面的情況,讓相關部門瞭解中國腦死亡的現狀以及社會公眾的認識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