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像BlackRock等大型投資對沖基金能吸走數千套獨立屋住宅的問題,引發各界關注,有網民聲稱這些基金的出價比要價高出了20%到50%,令人擔心投資者可能收取更高的租金,並比小房東驅逐更多租戶。

三藩市灣區是美國最昂貴的地區之一,也是住房短缺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是否看到了投資基金主導的購房激增?

從住房倡導者、房地產專家的觀察和銷售數據來看,並非如此。《三藩市紀事報》總結來自John Burns房地產諮詢集團的數據,根據繳交房產稅郵政編碼與家庭住址郵政編碼不同的房屋的百分比,以確定大致有多少房屋是被不打算住在那裡的投資者購買。

2020年由投資者購買的灣區房屋的比例為15%,高於2005年的10%。但專家表示,其中大部分增長可能發生在2008年次貸危機前後,當時機構投資者大量購買法拍屋。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投資者購買的房屋比例僅估計今年迄今只增長了1%,為16%。此外,灣區投資者購買的房屋百分比仍遠低於全美水平。

數據沒有具體說明哪些類型的投資者在購買房屋,該公司執行長伯恩斯(John Burns)表示,灣區的大多數投資者都是地產達人、國際公司和個人,在疫情期間,全國性對沖基金和其他大型企業投資者在灣區的活躍度,低於鳳凰城和德州部分地區等更可負擔的房屋市場。他認為,灣區的住房可負擔危機與其說是機構投資者造成的,不如說是土地短缺、嚴格的分區規定和反開發造成的。

洛杉磯加大(UCLA)經濟學家尼克斯堡(Jerry Nickelsburg)稱,截至2018年,加州估計需要300萬套住房才能大幅提高負擔能力。灣區的住房供應尤其緊張,全國低收入住房聯盟最近的一份報告估計,僅貧困家庭短缺的住房就超過16萬套,更不用說工薪及中產階級家庭。

此外還有疫情導致的因素,例如大量第一次有興趣自己買房的年輕家庭,以及史上少見的低利率。

柏克萊加大(UC Berkeley)研究房地產市場金融化的教授費爾茲(Desiree Fields)說,這並不是說房地產公司和大投資者在灣區當前的住房格局中沒有發揮重要作用,但大多數擁有灣區房產的公司都不是華爾街,它們更小,更本地化。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