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埠行乞的無家可歸者。記者黃偉江攝
在華埠行乞的無家可歸者。記者黃偉江攝

華埠街頭有這樣打扮的無家可歸者。記者黃偉江攝
華埠街頭有這樣打扮的無家可歸者。記者黃偉江攝

這名女性流浪者不時發出驚叫。記者黃偉江攝
這名女性流浪者不時發出驚叫。記者黃偉江攝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與兩年前相比,華埠的無家可歸者少了。」即將出任中華總商會會長的區國雄在華埠都板街經營古董工藝品店鋪,他說「但麻煩的是精神問題者多了,給社區的正常秩序帶來更多困擾。」
「以前,無家可歸者大多是沉默寡言的躲在角落,現在,精神問題者肆無忌憚的隨時隨地吵鬧、騷擾商戶、追逐遊客。」區國雄對越演越烈的無家可歸者尤其精神問題者帶來的社區問題搖頭歎息。華埠是遊客必遊之地,但無家可歸者、尤其當中的精神病患者,對遊客造成很大的騷擾與困惑,對華埠乃至全市的經濟都會造成負面影響,他呼籲新一屆政府要重視,採取確實可行的措施,徹底解決無家可歸者越來越嚴重的問題。
遊樂場常發現有針頭
「對社區民眾正常生活不但造成影響,還造成潛在健康風險。」朱文傑是社區青年中心華埠黃顯護有遊樂場的職員,他說,兒童遊樂場的沙池、滑梯、鞦韆等遊樂設施,經常發現有酒瓶碎片、針頭,家長和居民意見很大。
有一天居民投訴遊樂場女洗手間內搭著帳篷,住著一對男女。他欲勸離,但對方一面吸煙、一面嘮嘮叨叨不予理會。為了避免衝突,朱文傑只好報警,警察前來清場,兩男女竟然要花1個多小時才收拾完畢。
「我們在明處、他們在暗處。」商家許昊然道出了大家敢怒而不敢為的原因。他們嘗試過報警,因為不屬緊急案件,警方通常按照優先程序處理。好不容易等警察來到,如果無家可歸者的還在現場逗留,最多就是勸離,或者強行帶離。
建議政府24小時監管
「大家都擔心對方事後報復。」區國雄說,他店裏經常有這樣的不速之客,他們也只能敬而遠之,萬一激怒對方,難保對方是否在店裡鬧事砸壞玉器等工藝品。華埠有多位商家反映,報警後,無家可歸者很快就被釋放,有些對報警或驅逐他們的商戶報復。撒尿、扔糞便、砸玻璃、驚嚇顧客等,都是他們常用的伎倆。周而復始,商戶不勝其煩。
三藩市華埠商戶協會召集人之一邵旗謙呼籲,受害者一定要盡快報警,警力分配是根據各社區情況調配。
怕麻煩、求省事不報警的商會,最終還是要嘗到苦頭。
「對重症要下重藥。」三藩市衛生局資深社工李愛晨表示,無家可歸者問題的嚴重性,已經造成了社會危機。目前,有15%的無家可歸者有嚴重的精神病,她建議政府應立法24小時監管,對當中的吸毒者要強制戒毒;政府監護機構要承擔起責任;市政府要公佈治理無家可歸者如何投入?公眾對資金和效果進行監管。
愛與關懷有時候是良方
「雖然,今年華埠街頭無家可歸者的數量少了,但在三藩市其他社區的數量有增無減。」華埠街坊會主席李兆祥建議:立法授權警察執法,對睡街上的無家可歸者,遣送到庇護中心;向聯邦政府、加州政府申請治理無家可歸者經費,解決建造封閉管理庇護中心的經費;對具備勞動能力的無家可歸者,政府要安置合適的工作,讓他們自食其力,為他們重新返回社會提供條件。
「愛與關懷,有時候成為治療無家可歸者最好的良方。」基督教徒史聖筠這樣認為,記者曾採訪過的阿良是不幸中的萬幸。因為家庭暴力,徐玲患上嚴重憂鬱症,她與先生阿良離婚了,親生兒子也被兒童保護局強行帶走,由領養家庭收養。先生獨居後失去工作、也患上憂鬱症,而且病情不斷加重,後來淪為了無家可歸者。經藥物治理康復後信了基督耶穌的徐玲說:蒙主召喚,她決定重新容納阿良。
她經常到街頭尋找前夫,經過三年多努力,昨日徐玲說:「現在阿良已經回到家,他很好,精神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