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曾稱稅改後,美國人將感受到稅改帶來的好處。但一份最新研究顯示,三藩市和西雅時等高屋價城市會因稅改而受到衝擊,尤其灣區受衝擊幅度最大,即便有其他方面減低整體影響,但都無補於事。
《西雅圖時報》報道,特朗普提出的稅革確實提出很多措施紓緩稅項壓力,但實際上稅改降低按揭利息扣稅額上限和可以扣稅上限卻對高屋價市場並非好事。
加上稅改將標準免稅額提高一倍,但同時導致明細減稅項目(itemized deduction)減少,這意味對現有和將來業主付出部份代價。
公寓網站Apartment List分析稅改對全美州縣市的衝擊,顯示三藩市—屋崙都會區業主在稅改實行首年平均失去4,500元扣減稅,但聖荷西—辛尼維爾地區則是全美扣減稅損失最多,料達5,400元。
尤其是特朗普的稅革將按揭利息扣減稅的按揭數目上限,由100萬元大幅降至75萬,即是業主只可為其按揭的首75萬元利息扣稅。由於買家通常會預先繳付較多利息,即可代表每年可有數萬元扣稅。
報告指出,例如30年期按揭為例,一名購買聖荷西地區屋價中位數的業主可面臨11萬4000元損失,三藩市的亦達10萬9000元。加州人首年平均損失達3,200元。
稅改又限制州稅及本地稅扣減上限至1萬元。在高屋價的西岸,很多物業今年將見本地稅超過1萬元。
Apartment List分析發現,因扣減稅減少而受衝擊最大的州份,主要是左翼州份,大部份都是2016年支持時任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莉的,所有扣稅額中位數減少的州份都是傾向希拉莉,大部份都位於沿岸州份和地區,且是全美屋價最高市場之一。
該分析也指出,標準免稅額的改變,大概意味著這些地區很多家庭要繳納的稅將會大幅降低。不過,同時,稅例的改變卻並不能鼓勵民眾置業,與政府一直支持的背道而馳。
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