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19」紀錄片電影人張僑勇和羅林斯視頻採訪全員照。記者李兆庭截屏
「疫情19」紀錄片電影人張僑勇和羅林斯視頻採訪全員照。記者李兆庭截屏

當新冠疫情的病患者成為各新聞媒體的焦點時,醫療工作人員在背後默默耕耘的努力易受忽略,甚至被視為理所當然。為近距離捕捉的醫療人員的血汗辛酸,電影人張僑勇(Yung Chang)和羅林斯(Annie Katsura Rollins)聯手製作一條名為「疫情19」(Pandemic 19)的紀錄片,記錄三名醫生於疫情奮鬥的實況。該片定於2月1日公共廣播電視(PBS)world channel公映。

兩名影片製作人於週四14日接受三藩市聯邦俱樂部網上視頻訪問。宣傳活動由「The Michelle Meow Show」電視製作人Michelle Meow和聯邦俱樂部媒體與編輯副主任拉鍊珀(John Zipperer)主持,並邀本片一位主人公布雷迪醫生(Dr.Virginia Brady)分享作為醫生和紀錄片攝錄對象雙重身份的心得。

首個問題為當初如何決定製作此片。羅林斯表示,他們對疫情的爆發感到很震驚,所以當真正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時,二人都覺得把疫情以記錄故事手法聯繫起來是個好主意。張僑勇表示,他看到疫情當中產生了諸多感人和悲傷的故事,認為以簡短紀錄片的方式拍攝最有效呈現疫情背後隱藏的情感。

關於製作電影過程遇到的挑戰和得著,羅林斯透露這個紀錄片基於疫情限制只能以電郵方式要求參與者長期攝錄自己的生活然後轉發給他們。有時候會覺得在創意方面失去了控制權,但同時候在不能掌控的過程中遇到了很多驚奇和新見解。張僑勇表示,很感激片中願意真情分享自己切身處境的醫生,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擁有勇氣分享自己的負面經歷。

布雷迪表示,為紀錄片每天晚上錄影自己的經歷是一個很治癒的體驗,同時驅使自己對疫情作出更深刻的反思。疫情剛發生時,很多醫生包括自己都輕視了疫情的嚴重性,現在才發現當時自己多麼無知,對未來的危難將會更警惕。而本來很多陌生詞彙如「Covid」和「ZOOM」如今已融入每人生活當中,想回來真的是挺匪夷所思。 亦大力讚譽這紀錄片很準確地反映醫生工作的殘酷現實。

最後張僑勇和羅林斯表示,希望觀眾可以平心退後一步,持著同理心觀察醫生正經歷的艱辛,以「把彼此視為人類」的視角看待他人的痛苦。本報記者李兆庭三藩市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