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建武來到東華醫院,參加了「雙陰」檢測,邁出了回家的第一步。記者黃偉江攝
高建武來到東華醫院,參加了「雙陰」檢測,邁出了回家的第一步。記者黃偉江攝
高建武接受鼻咽拭子核酸檢測。記者黃偉江攝
高建武接受鼻咽拭子核酸檢測。記者黃偉江攝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74歲的高建武歸心似箭,因為,他95歲高齡的母親,此時正在上海老家的醫院病榻上等著他。15日,高建武來到東華醫院,參加了「雙陰」檢測,邁出了回家的第一步。

1月15日早上9時多,高建武從日落區的住家出發,花了3個多小時,總算在東華醫院完成了總領館規定的「雙陰」檢測。16日上午10時,他將從電郵收到檢測結果,然後通過微信小程式「防疫健康碼國際版」上傳檢測結果報告、填報健康碼。如果一切順利,他將獲得帶「HS」標識的綠色健康碼,這樣,他離母親的距離又近了一步。

高建武的行囊早已收拾妥當,他旅美30多年,在三藩市從事繪畫創作和美術教育,參與中美文化交流和救助中國「象鼻人」慈善項目。高建武介紹,母親是童養媳,她不堪折磨,14歲就逃出夫家,參加了新四軍。母親是名副其實的老革命,她在戰場上槍林彈雨、出生入死。她生下3子3女,高建武是老大。

如今,母親年邁,體弱多病,高建武獲悉母親重病後,多方打聽如何購買機票,但都一再被通知航班延遲或暫停。好不容易,他花了6500元,買了一張聯合航空直飛上海的經濟艙單程票。他說,「機票再貴也要飛,也許,這是見母親的最後一面。」

然後,他四處打聽如何參加「雙陰」檢測,如何上傳檢測結果,如何獲取綠色健康碼。昨天,他就因為中國護照上的姓名與美國綠卡上的姓名不相符,在檢測時差點把事情搞砸了。原來,醫護人員按照高建武「綠卡」上的名字,在檢測表格填上了KAO JIANWU,但他護照上顯示的是GAO JIANWU,K與G一字只差,儘管他的護照上也註明他有兩個名字,但機場辦理登機手續以哪個為準?一旦搞砸了,恐怕就無法成行了。

高建武馬上求助總領館,最後還是以護照上的姓名為准。然後,他先後通過了鼻咽拭子的核酸檢測、靜脈血採樣的血清特異抗體檢測。每趟檢測,他還特別請人給他自己拍攝了採樣的照片、短視頻。因為,聽說有人造假被拒絕登機,他要確保萬無一失。這樣的舉措,記者在採訪東華醫院採訪時看到所有的出遊前採樣的旅客,都一一自拍,以防萬一。

在東華醫院,遇到一位正在做檢測的毛姓留學生,碰巧與高建武是17日同一個航班。他們倆自然聊起了機票行情和打聽如何獲得綠色健康碼。毛的單程機票是10月份買的,2500元;高建武因為臨時購買,就花了6500元,加上「雙陰」檢測花了550元,總共要付出7千多元的代價,但親情無價,再多困難、再大代價他都義無反顧。

東華醫院醫務總監任高子娜表示,東華醫院目前首要任務是抗疫,每天都要救治新冠患者,還有各種急診、重症患者,任務繁重,她支持中方「非必要,非緊急,不旅行」的呼籲。

她說,若確有重大急事,獲得總領館的同意,東華醫院也會全力協助。目前,東華醫院還要為做手術的患者及一些機構提供核酸檢測,因此,每天能安排為旅客做「雙陰」檢測的能力非常有限,需要預先致電東華醫院預約。

至於如何從電郵截屏、下載、列印「雙陰」檢測結果,然後通過微信註冊時捆綁的手機號碼,在60秒內登陸賬號、上傳檢測結果報告(建議先按「常見問題解答」)。這些繁雜步驟,對於一些獨居長者,就是另外一項挑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