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多年前設立的工人醫療補償計劃,迄今累計收集逾4億元,但市內逾八成工人沒有參加計劃,令他們錯過醫療福利。

服裝連鎖公司Everlane員工特隆比諾(Jade Trombino)去年收到僱主電郵,獲告知有一個她與同事合資格的醫療補償帳戶(MRA),但內容疑惑。如果不是一位非常了解的同事解釋,特隆比諾便不會知道像眼鏡、治療共付額和其他合資格醫療帳單等她的自付部分可以由該帳戶幫忙繳付。

但她從未用過這個「市醫療補償帳戶」(City Option MRA),亦不知道她戶口內有多少金額或如何登入她的網上帳戶。

特薩比諾並非唯一。三藩市2006年通過市例,規定中、大型僱主需依照每名工人在按照市例下的工時支付某個數目的醫療護理供款。《三藩市觀察家報》引述市衛生局資料顯示,市府所收集的未分配醫療基金截至今年10月累計4億900萬元。儘管疫情觸發大規模裁員和不少人失去醫療保險,但累計金額由今年2月仍增加3億5900萬元,顯示工人沒有大量支取可用款項。據10月公布的市審計報告,該筆款項屬於約18萬3000工人,當中82%甚至沒有登記相關計劃。

該筆未分配基金款項意味持有者甚至沒有採取首批步驟選擇一項計劃和設立帳戶。2016年起工人可以開始選擇醫療計劃而非自動加入,而累計款項自那時起不斷上升。

合資格工人可選擇名為「健康三藩市」(Healthy SF)的市營MRA,這是一個有限度的醫療護理計劃,或選擇款項直接支付「投保加州」(Covered California)保險費的「投保MRA」(Covered MRA)。約99%工人選擇一般MRA,截至2月有1億4300萬元涵蓋逾10萬7000名工人。超過兩年沒有任何活動的帳戶會被停權,截至今年2月有83,000個被關閉,涉及金額近6,000萬元。工人可以重啟帳戶,但每月會被收取2.75元行政費。

市審計報告指出,截至今年2月,市衛生局從遭停權帳戶獲得約1,750萬元。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