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員錄下白冠麻雀在疫情期間更動聽的啼囀聲。資料圖片
研究人員錄下白冠麻雀在疫情期間更動聽的啼囀聲。資料圖片

在三藩市前軍事基地普西迪奧(Presidio)的Lobos溪,晨曦剛露出曙光,鳥類學家菲利普斯(Jennifer Phillips)蹲在沙丘中,等待麻雀的到來。她手持麥克風,清晨的寂靜被鳥鳴和遠處車流的隆隆聲打斷。

據《三藩市紀事報》報道,自新冠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菲利普斯經常在清晨漫遊於普西迪奧的沿海鼠尾草灌木叢,尋找白冠麻雀,那是灣區最常見的本土鳥類之一,以其獨特的鳥囀而聞名。

菲利普斯對所聽到的聲音感到驚訝。新冠疫情使當地變得異常安靜,鳥鳴也變得更加輕柔,各種鳥兒開始發出更具魅力的啼囀聲,自1950年代以來就沒有在本地錄到這些聲音。

更輕柔的鳥鳴聲代表鳥類快速適應了環境變化,對其在城市空間中的生存有著更廣泛的影響。麻雀不再被交通喧囂所困擾,唱歌的麻雀更能吸引同伴,抵禦天敵並捍衛自己的領土。

在加州理工大學州立大學擔任研究員的菲利普斯表示:「當牠們更輕柔地唱歌時,可以唱出更廣泛的音符,意即更甜美的歌曲。」除了普西迪奧,她還在雷耶斯角(Point Reyes)國家海岸和柏克萊碼頭錄到類似的麻雀鳴囀。

菲利普斯和同校的合作者可能是最早記錄新冠病毒大流行對鳴禽行為的影響的研究人員,研究結果已發表在今年的《科學》期刊,他們發現與過去幾十年相比,大流行期間麻雀的鳴聲分貝降低了三成。

這些發現可能產生超越鳥類的其他影響。傳統上保育工作的重點是恢復失去的動物棲息地,很少考慮城市噪音的有害影響。菲利普斯表示,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因素,尤其是加州在考慮一個充滿電動汽車的未來。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