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波拉德(Mia Irvin-Pollard)希望今年能夠贏得田徑冠軍頭銜,並在擔任學校非裔學生會會長期間提高籌款金額,使其大學簡歷上累積更多的有利經驗,同時獲得一個實習機會,最終成為一名成功的科技界黑人女性。

可是,新冠大流行打亂了一切。隨著大學申請截止日期迫在眉睫,成千上萬的加州學生仍透過互聯網上課,使他們更難以建立人脈、參加課外活動並獲得關鍵的實習機會,從而進入心目中理想的大學。

據非營利新聞組織CalMatters報道,高中生可利用的機會也蒙受使數百萬加州人失去工作的經濟衰退的打擊。據招聘網站Glassdoor表示,4月時實習空缺減少了一半以上。對於渴望學習科技如同波拉德等有色學生來說,挑戰似乎變得更加艱鉅。

學生表示,大流行使他們更難與教師和未來的教授建立關係。升學顧問服務機構指出,隨著加州大學系統廢除過去新生入學要求的SAT分數,並且許多課外活動因疫情而取消,大學可能更加重視學生的實習經驗。

波拉德最終克服萬難,在一家風險管理公司獲得有薪實習機會。但據全國大學和僱主協會(NACE)最近發布訪問大約4000名應屆畢業生的調查結果顯示,非裔學生獲得帶薪實習的比例偏低,而獲得無薪實習的比例過高。此外,拉美裔高中生比其他族裔可能更少實習機會。

那些期望在科技行業工作的學生未來也將面臨持續的不平等。根據美國工作夥伴關係組織(Working Partnerships USA)的一項最新研究,不僅有色人種在電腦和工程行業的代表性不足,而且在科技公司的服務工人中所佔的比例過高。

矽谷雲管理公司Box的發言人查普曼(Paul Chapman)表示:「不幸的是,來自非傳統背景的人才若未獲得這樣的(實習)機會,未來就不太可能到達那裡。」

認識到有必要調整所佔比例過高的白人和男性勞動力,許多矽谷的科技巨頭在2014年開始發表多元化報告,並投資支持本地學生的計劃。例如,臉書在去年夏天贊助一個願意為三藩市1000多名弱勢學生提供帶薪實習的計劃,谷歌也承諾拿出1000萬元,幫助3000名有色和低收入學生參加灣區的STEM和電腦課程。

這些努力似乎產生一些效果,非裔佔臉書科技員工的比例從1%增至1.7%,拉美裔從3%增至4.3%,而現時谷歌的非裔和拉美裔科技員工比例各為5.5%和6.6%。然而,非裔佔加州人口的6.5%,拉美裔佔39.4%,顯然代表性仍然偏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