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灣區COVID-19疫情一覽(至10月24日)
三藩市灣區COVID-19疫情一覽(至10月24日)

三藩市公校至今未知何時可重開校門。市參事23日開會對校區施壓,敦促制訂重開時間表,必要時市府會提出協助。

市長布里德早前曾批評校區竟專注公校改名,沒有將焦點放於重開校舍上。學監馬菲斯(Vincent Matthews)上周二(20日)向教委會表明,校區今年內不太可能讓學生重回校園。

《三藩市觀察家報》報道,市參事與教委開會不時出現火花。曾任教委的市參事李麗嫦炮轟校區此時沒有重開計劃是「荒謬」,重申市府願意援手,「如果你不給我們計劃,我們不知道你們的需要」。

子女就讀於三藩市校區的盧凱莉(Hillary Ronen)亦嚴厲抨擊校區官員不作為,「如果我們一起投放我們資源、力量和想法,我們便能對問題迎刃而解」,她重申市參事會要的是「能做的態度」。

曾任教委的楊馳馬(Matt Haney)同意,需要一個重開時間表和檢測協助。

盧凱莉和李麗嫦多番質疑校區在重開上缺乏迫切性,前者亦不滿身兼教委的布里德教育顧問林謙悅缺席這次聯合會議,要求她下次出席。

校區副學監李明安(Myong Leigh)則回應,他們清晰知道有關盡快重開的要求,又指檢測是校區目前一大難題,「我認為那是下一、兩場會議所聚焦的適合範疇」。校區方面曾指,重開所需防疫措施的成本和籌備是重開程序緩慢的原因。

馬菲斯上周二告訴教委會,強制檢測是最大難題。他稱每人每次檢測成本最高可達300元,且儘管衛生官員有提供指引,但很多工作都由校區自己做。

教委高勵思(Alison Collins)提到,學校沒有足夠空間讓所有學生重返校園,讓他們保持6呎距離。

校區曾估計,在沒有計算無適當通風的校舍下,只能讓約12,000至15,000名學生返校。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