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選舉進入最後衝刺,不論地方以至全州提案,還是州參院和市議會議席,各方人馬皆大灑金錢作最後拉票。有分析認為,金錢代表發言權,要主導發言權就會代價不菲。

選舉臨近,大量競選單張、文字短訊與拉票電話傾巢而出,不少競選動輒花上數以百萬元,對一般平民百姓而言,這樣重要嗎?芝加哥洛尤拉大學法學院教授兼政治金錢專家萊文森(Jessica Levinson)說︰「這樣重要的最佳指標就是人們繼續花錢,無人喜歡在街上燒錢。」

《聖荷西信使報》指出,今年加州選民將見的12份提案中,22號提案正反雙方為選戰所投入資金高達2億2000萬元,創下加州提案紀錄。

22號提案之所以激烈,源於Uber、Lyft和DoorDash等零工經濟公司應視司機為僱員或獨立承包商的爭拗。倘通過,這些公司可視司機為獨立承包工,但會給予最低程度的補償和醫保津貼。

零工公司聲稱零工經濟的將來面臨考驗,從它們在競選開支上可見一斑。提案支持者至今已投放近2億元,遠超2018年洗腎診所為封殺8號提案而刷新的1億1100萬元紀錄。聖地牙哥大學政治學教授庫瑟(Thad Kousser)解釋支持陣營大灑金錢的原因︰「這是小型綜合行業,但每人卻從中受惠。」

以大型工會為主的反對方則認為,司機應可享僱員所享有的勞工保障。但相較支持方的巨額經費,反對方至今僅花1,900萬元,完全遜色。

有錢不代表勝利,一度被視為出線希望問鼎白宮寶座的富商史泰爾(Tom Steyer)和彭博便是一例,但庫瑟指出,此舉有助提案一般會隨時間所經歷的支持流失。

總括來說,今年全州提案合共收到逾7億5100萬元捐款。另一項同樣燒錢的,是將扭轉工商用物業稅款計法的15號提案,雙方陣營已投放1億4000萬元,其中約7,700萬元來自支持方。由於物業稅收增加意味學校經費亦隨之增多,故加州教協已灑下數百萬元競選;但商界等反對陣亦不惶多讓,且最近民調亦反映他們所花的6,300萬元或見成效。

倡議選舉透明化的加州共同理想(California Common Cause)政策顧問麥莫里斯(Sean McMorris)說︰「現在的情況是,如果金錢是言論,那麼言論不是免費的,你越多錢就多發言權。」

但庫瑟警告,雖然那些花費表明了賭注和金錢對直接民主的影響是巨大,但絕非新鮮事。

有別過往,今年因疫情而改用郵寄投票,至今已有數百萬人交回選票,這改變令競選陣營爭相提早吸引選民。

較小陣營會選擇先花較多經費,但Uber和Lyft等口袋較深的企業則可繼續花錢,到最後針對猶豫不決的選民。

萊文森認為,雖然選民已有總統人選心水,但對提案或議席選戰卻是另外一回事,「那些擾人的選舉單張?這仍是一些人得到他們資訊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