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上訴法院周四裁定,維持要求網的Uber和Lyft視加州司機為僱員而非獨立承包商的下級法院命令,被視為對兩者的打擊,亦距離選民決定是否將兩間公司排除於州零工經濟法例之外不足兩星期。

由於這項星期四(22日)頒佈的裁決至少有待30天才生效,故不會帶來即時影響,且跨越11月3日22號提案公投之後。

與外賣平台DoorDash推動支持22號提案的Uber和Lyft,早前就三藩市一名法官8月所頒佈的臨時命令上訴,但上訴法院裁決認為「沒有司法錯誤」,故容許命令繼續。

法官在長達74頁的判詞中指出,他們認為,「該道命令適當發出,與維持公平原則一致。毫無疑問它範圍廣泛,但所被指控的違規規模亦一樣。」

Uber和Lyft發表聲明提到,今次裁決並無即時生效,呼籲選民下月投票支持22號提案。Lyft亦稱,它亦在考慮上訴指州最高法院。

資料顯示,兩間公司在加州有逾40萬名司機。

今次裁決源於州檢察長貝塞拉(Xavier Becerra)與三藩市、洛杉磯和聖地牙哥三縣地檢官共同提出的訴訟,它引用一項今年初生效的新勞工法例,訂明公司只能在工人從事於前者正常業務範圍外的工作,方可將工人歸類為承包商。

將Uber和Lyft司機視為僱員而非獨立承包商,將保障他們得到員工福利,如超時工作、有薪病假和開支補償,這都是零工經濟工人無法享受的。

新例對不少行業帶來廣泛影響,但都不及對網的業般大。代表兩間網的的律師指出,司機並非兩間公司業務的基本,主張兩間公司是「多方面平台」,所包含的活動不只於運輸上。

貝塞拉對上訴法院裁決表示歡迎,「加州長久以來努力爭取薪酬和福利保障,Uber和Lyft利用它們權力和影響力拒絕視它們的司機為可享那些薪酬和福利保障的工人,法院一眼就看穿它們的辯論」。

他又認為,正值疫情肆虐導致經濟危機之際,「工人可以承受被拒絕像有薪病假、失業保險、最低工資和超時工作等基本保障嗎?」

美聯社三藩市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