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路透社9月20日報導,當天早些時候,一名美國法官阻止了美國商務部要求蘋果和谷歌公司從周日開始將WeChat從應用商店下架的命令。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地方法官洛芮爾·比勒(Laurel Beeler)在一份命令中表示,提起訴訟的WeChat用戶“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價值提出了嚴重質疑,在兩相權衡後,傾向於支持原告一方。”

比勒的初步禁令還阻止了美國商務部此前禁止WeChat在美國境內提供轉移資金或處理支付等服務的命令。目前,美國商務部並沒有立即置評。

美國華人WeChat用戶組織“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下稱美微聯會)對觀察者網表示,“此次成功叫停總統令,對在美華人來說是一次來之不易的歷史性的勝利”。

上月,美微聯會正式向加州北區的地區聯邦法庭提交訴狀,起訴特朗普意圖限制WeChat使用的行政令侵犯了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力。與WeChat用戶溝通交流、經營生意、發起活動等使用場景相對應的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禁止政府制定任何法律限制言論自由、媒體自由以及組織和集會自由。

該案首次聽證會前一天(9月16日),美國司法部曾提交文件稱,商務部長羅斯並不打算對僅下載或使用WeChat傳輸個人或商業信息的個人或團體採取行動,並聲稱他們不會面臨刑事或民事處罰。但“該應用的此類交流功能,可能會因針對其他(WeChat)業務的措施而受到直接或間接損害。”

美微聯會當時就認為,這個妥協方案只是一個單方面承諾,沒有總統或商務部長簽字,也沒有得到法官認可,所以其實沒有法律效力。而且裡面的文字給美國政府留了很多空間。比如,雖然聲明稱普通WeChat用戶繼續使用不會受到懲罰,但並未說明美國政府以後會不會強迫谷歌或蘋果商店下架這一應用軟件,也沒有就WeChat的支付和其它功能是否違反行政令做出明確的定義。

繼17日首次聽證會及18日緊急二次開庭後,該華人組織於當地時間19日再次與美國司法部公堂相見。

美微聯會指出,9月19日,美微聯會律師團和美國司法部在聯邦法院法官洛芮爾·比勒為WeChat禁令特開的緊急聽證會上進行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激烈交鋒。聽證會結束後,法官正式頒布禁止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叫停基於聯邦總統令和商務部實施細則的一系列美國政府禁封WeChat的行政命令。

法官判決認為,8月6日的總統令及9月18日商務部實施細則均實際造成了在美國境內全面禁封WeChat的效果,顯然有違反原告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平權條款、程序正義條款等根本權利的嫌疑,而美國司法部能夠提供的WeChat對國家安全構成的所謂威脅的證據又明顯不足,加之從細則從頒佈到生效只有兩天時間,給美國用戶造成了迫在眉睫和無可挽回之傷害。

將WeChat禁封所造成的重大傷害和美國政府製造該傷害的模糊不清的理由相權之後,比勒法官裁定:雖然某些法理上和事實上的細節問題尚未審清,但在法院最終判定總統令和實施細則是否違憲之前,該總統令和實施細則均不得實施,以免造成更多的無法挽回之傷害。

美微聯會指出,此次成功為全美WeChat用戶爭取到了免受總統令和商務部原定於9月20日起將實施的WeChat禁令的傷害。目前所有美國WeChat用戶都可繼續正常使用WeChat,應用商店可以繼續發布WeChat應用程序以及更新,其它電信運營商也可以繼續提供對於WeChat應用軟件的服務。

該律師團推測,接下來美國政府很可能會因不服判決而立即上訴到聯邦第九巡迴法庭。美微聯會為了持續捍衛在美華人的憲法權益,將在未來將積極應訴,保衛並擴大勝利成果。

美微聯會稱,“此次成功叫停總統令,對在美華人來說是一次來之不易的歷史性的勝利”。

“首先,通過法院程序挑戰和推翻總統令本身就具有極高難度。在美國兩百多年的歷史裡,總共頒布過15,000多個總統令中,只有極少數被法院限製或否決。

其次,此次封殺微信的總統令號稱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而自9.11之後,美國總統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決策可以說是所向披靡,全美各級大小法院均給予極大尊重,故通過法院訴訟程序挑戰涉及國家安全問題的總統令更實在是個“爬坡作戰”,難上加難。

最後,封殺微信的總統令實際上針對的是在美華人。而華人移民美國歷史較短,人口所佔比例較少,又因文化程度參差不齊等原因,在動員組織大型社會運動方面經驗尚不足。

有鑑於此,美微聯會這次能夠自發形成組織、發動全國性的民眾支持,包括籌款,招募義工,尋找專家證人,聘用頂級專業律師團,來發起訴訟挑戰美國總統令的行動,則更顯得此次維權行動能夠成功之不易。 ”

(觀察者網 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