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三藩市紀事報》Phil Matier專欄文章,自從新冠疫情迫使收費站撤掉人工收費,轉用全電子收費站以來,灣區7座收費橋的逃票者已經累積了1600萬元的過橋費未付,而且這個問題還在擴大。

灣區通行費管理局發言人倫施勒(Randy Rentschler)說:「未付過橋費以每月約400萬元的速度增長。」但儘管有損失,當局還是對違規者採取放任態度。前因後果如下:

州長紐森於3月下令250名大橋收費員下崗,以助制止新冠傳播。州長的命令立即迫使安迪奧(Antioch)、Carquinez、 Benicia、Dumbarton、列治文-聖拉斐爾、聖馬刁橋和海灣大橋等大橋終止現金交易。無現金交易之舉早已在計劃中,但本來預計要到數年之後才實施。這對已使用電子FasTrak系統的70%的通勤者來說,沒有變化。但通常交錢給收費站員工的現金客戶的流程卻發生了變化,取而代之的是高架攝像機在他們過收費站時會拍攝車牌。他們之後會收到6元的過橋費賬單。但是,目前只有約65%的賬單會在30天繳款期限內繳費。

根據通行費管理局的記錄,在3月21日至5月31日之間,有43%的違規駕駛員尚未支付1至5次的過橋費欠款。10次到20次欠費的司機佔違規者的31%。21次至50次欠費的司機佔的19%。50次以上欠費的司機佔7%。

在疫情前,逃費的司機將首先得到警告,然後是25元的滯納金,如果不付錢,則將提高到70元。若仍拒絕付款,則將暫停違規車輛的重新登記。當局仍然可以選擇增加滯納金或發出暫停登記,但目前而言,如果車主將賬單扔進垃圾桶,也就完事了。

總體上看,自3月中旬以來,過橋費總收入下降了約1.2億元。近幾個月來,流量已回升至疫情前水平的80%,每月收入仍下降了約1400萬元。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