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卡洛斯校區為小學家長提供全日託兒收費服務。聖卡洛斯校區
聖卡洛斯校區為小學家長提供全日託兒收費服務。聖卡洛斯校區

為了讓父母安心工作,中半島聖卡洛斯(San Carlos)校區提供有需要家庭全日制託兒服務,但每月費用高達1,750元,令部分家庭卻步。

根據《三藩市紀事報》報道,新推出的託兒服務是付款課後計劃的延伸,每日上午8時半至下午4時半,有兩名教師監督12至15名幼稚園至三年級生的遊戲時間和遙距學習,這些學生要自備功課和美勞手作。校區表示,他們不會提供教學,但託兒是有需要家庭可選的選項,該託兒服務面向校區內四所小學的學生,總數超過3000名。

隨著州府指引禁止灣區等加州大部分縣的學校提供面授教學,新學期重開校園已成泡影,家長、校區、地方政府和非牟利組織正在致力支援虛擬學習遇上困難的學生。

但聖卡洛斯校區的做法卻令部分家庭感到煩惱。隨著富裕的灣區家長有能力為他們子女應付遙距學習,平等與教育的爭議由此而起。該市有些家長擔心,該校區的付費託兒服務是部分家庭難以承擔,進一步擴大通常依賴學校填補他們託兒需要的家庭所面對的差距。

有家長認為,正因是公校,不管收入如何,託兒服務都應開放予所有基層家庭。

聖卡洛斯校區總學監哈邁亞(Michelle Harmeier)稱,校區以付費方式提供重要資源是秉持過往的傳統,她提到在預算赤字下,託兒部今春裁走大部分員工,僅保留為20名基本工人的子女。校區今秋擴大計劃源於眾家庭需求。

有託兒服務關注人士認為,該託兒計劃點出一個問題,就是聖馬刁縣沒有就託兒有單一解決方案。資料顯示,該縣有26,000名介乎5至12歲的基層家庭兒童。

聖馬刁縣託兒協調議會指出,最受衝擊的是低收入家庭,尤其是單親媽媽和有色人種婦女。她們一向依賴可負擔託兒服務,但她們的工作卻是更易受影響且欠缺彈性。

縣內不少組織正奮力填補託兒服務空缺。像該議會提供獲州府資助的低收入家庭,但疫情前輪候名單已經非常長。現在需求續升,但託兒機構卻由900個銳減至240個。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