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下旬在矽谷發現第一例新冠肺炎時,衛生官員們面臨一系列問題:患者居住在哪個城市?曾與誰聯繫?在知道被感染之前曾去過哪家診所?聖他克拉縣內15個城市有200萬人口,縣衛生局長科迪(Sara Cody)博士拒絕透露患者細節。她說:「我不能說是哪個城市。我們不會提供有關他在哪裡求醫的信息。」

據《紐約時報》報道,隨著新冠病毒在美國的傳播,醫學專家說,公眾應該知道多少已經成為一個關鍵問題,將有助於確定美國如何應對這場疫情和未來的疫情。

居民要求了解附近是否已有確診病例,以便採取更多措施避免接觸。美國研究人員渴望獲得數據,他們不能像其他國家的同僚那樣利用來自更集中的醫療系統的信息流。當地政客抱怨無法向其選民提供有關病毒傳播的基本信息。

美國這場隱私與透明度之間的長期拉鋸戰,在新冠病毒疫情中,似乎隱私贏了。

如三藩市灣區這樣採取最低限度的公開披露的做法在美國很普遍。在很多領域擁有緊急權力的公共衛生官員可以自由決定希望或不希望向公眾發布的信息。加州經常會按縣列出新冠狀病例,通常很少提供其他信息,例如性別、居住城市或年齡。

批評人士說,令人震驚的是,即使擁有大量依靠收集數據而發展的領先技術公司的矽谷,居民也很少獲得有關該病毒傳播的動態信息。

洛杉磯縣提供患者的粗略年齡分佈,並將病例分140多個城市和社區列出,但灣區多縣的數據僅包括確診案例和死亡案例數目。

灣區的衛生部門認為,發布更詳細的數據可能會加劇對可能存在聚集性爆發的某些社區的歧視,比如灣區的首例病例是從中國回來的華裔居民。康縣僅在網站上提供病例數量,副衛生局長Rohan Radhakrishna說,「傳染病會增加偏執狂和恥辱感,我們在保護個人和社區時必須格外謹慎。」

聖他克拉縣衛生官員說,由於國家嚴格的醫療隱私法,即克林頓總統在1996年簽署的「健康保險攜帶和責任法案」(簡稱HIPAA),無法透露每個城市有多少病例。但專家指出,該法律旨在保護醫生診所和醫院中的個人數據,也包括在緊急情況下可發布受保護的信息的條款。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