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小姐收到的三張賬單,加起來超過1000元。本報記者攝
馬小姐收到的三張賬單,加起來超過1000元。本報記者攝

家住屋崙的馬小姐2019年1月1日起成為凱撒醫療集團的醫療保險用戶,由單位代繳保險費。本來以為終於可以享受到傳說中美國豐富的醫療資源,卻沒想到掉入連環賬單的陷阱。馬小姐介紹,從1月9號開始在凱撒進行身體檢查,當時醫生給開了很多項檢查,自己就一一去預約,然後接受檢查。但是從7月開始,莫名其妙的接到一張343元的賬單,並且只標明醫療費用,沒有寫清具體是什麼費用。馬小姐說:「一開始並沒在意,以為是醫院發錯了賬單,後來又接連收到兩張賬單,加起來一千多塊才覺得事態嚴重。」
馬小姐從7月接到第二張賬單後就開始給醫院打電話詢問是什麼問題,得到的答覆是這項檢查是在2月7日做的,且不包括在保險之中。醫院認為是病人的責任,認為病人有義務在做檢查之前向醫院相關部門查詢這項檢查是否可以報銷。但馬小姐認為,這簡直是強人所難。
馬小姐解釋,在中國看病的時候,如果某項檢查不能走醫保,醫生都會提前告訴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糾紛。而在美國,每打一次客服電話都要花去幾十分鐘甚至更長的時間,很有可能根本都找不到真人接聽。就算是日常英語沒有問題,也很難做到通曉醫療詞彙,還要請翻譯,這樣就會花去雙倍的時間。馬小姐質疑:「我在去看病之前,已經認真看了保險細則,知道哪個科可以報銷,哪些科不能。所以從來都沒有去不能報銷的科室看過病,但是可以報銷的科室的醫生給我開了不能報銷的檢查,我怎麼會知道呢?而且醫生也知道某個科室我的保險是不包的,我們看病的時候還討論過。醫生開了那麼多的檢查,我已經付了我應該付的部分(CO-PAY),不可能想到還要在做檢查之前一一向醫院查詢能否報銷,如果需要這麼做的話,那在美國看病也太麻煩了,誰有這個時間啊?」
馬小姐表示,雖然在凱撒接受了如此多的檢查,但最後的結論都是沒有問題,所以從九月到十月,回國就醫,並且做了相關手術,「回國之前給凱撒打過兩次電話,而且也填寫了凱撒內部的投訴信,得到的答覆都是必須要付錢。我先生在我回國期間又打過兩次電話,答案是如果不付錢會把案子轉給催債公司。我從中國回來以後,又接到了更多凱撒的催款賬單,裡面還附上了加州健康管理部門(The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Managed Health Care )的投訴表。」
她沒有放棄,「回美之後第一次給凱撒客服打電話,總結收到所有賬單的全過程。而且口氣比之前稍稍強硬。客服人員當場答應可以免掉三張賬單中的兩張,但是343元那張不能免。並告知如果想都免掉的話可以向加州健康管理部門投訴。並且告訴我這是最終的投訴,如果被駁回將必須付所有的錢。」
馬小姐在思考之後又再次致電凱撒,提出州一級的部門負責解決與保險公司之間的糾紛,而這次是凱撒內部的問題,能否在內部解決。在經歷了長時間的解釋後,客服人員終於同意再次把案子提交給個案經理,並開會討論。
馬小姐解釋,在一周後又收到了一封讓人哭笑不得的信,「他們把我三四個小時的努力歸結為一句話:糾紛的投訴原因是因為給我做檢查的醫生來自我掛號的部門,而不是不報銷的那個科室的醫生。」馬小姐表示:「說實話我已經沒心情再去找他們爭論了,太累了,本來是去看病的,病沒看出來,來的只是無休止的要錢。幸運的是,在新年到來之際,終於收到了凱撒免掉所有賬單的信。」
馬小姐總結,這次經歷讓她心累,公司每月付五百元的保險費,CO-PAY仍然很高,她提醒大家,在美國的醫院做檢查之前,一定要問清這項檢查是否包括在保險計劃之中,否則既費精力又搭時間,真的划不來。
(本報記者屋崙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