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在三藩市使用約會軟件更像談生意。來自約會軟件官網

三藩市科技業近年發展篷勃,但有不少科技界員工卻視約會為交易,透過約會以達成生意目的。近年出現所謂「免費增值」(freemium)的專有軟件商業模式,改變三藩市的約會方式。
科技新聞網站The Information報道,當三藩市企業家Jane Dinh(音譯︰丁珍妮)數年前被一名透過約會應用程式(APP)認識的風投家邀請第二次約會時,被對方問:「有興趣扮無家者與她共度一宵嗎?」對方又問,「想知道萬一自己的投資基金爆破,能否一無所有地活下去?」
此刻燃點丁珍妮的好奇心,於是答應對方,兩人一起吃快餐,睡在三藩市一公園的帳篷內。她說︰「雖然像市區露營,但他說是露宿街頭。」
三藩市的科技界員工已重新塑造三藩市的約會場面,反映他們對軟件和生意的痴迷。
就像60年代嬉皮士視三藩市為免費愛情的實驗所一樣,三藩市的科技界員工正在重塑與討厭的人約會。在一處使用約會程式是普遍的地方裡,真正革新者開發了對話機械人,更有效篩選那些程式,其他則依賴客戶關係管理工具保持他們的關係有條理。
在無家者危機嚴重的三藩市裡,一個星空下的浪漫晚上亦可以成為貧窮的模擬場,第一次約會在對方的辦公室進行可謂屢見不鮮。
賀根(Ginny Hogan)在兩年前南下洛杉磯當喜劇演員前,曾經在三藩市有多次類似經驗,「初創公司很隨性,與Tinder(約會程式)的人出現似乎不覺得奇怪」。菁英約會程式League的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布拉福特(Amanda Bradford)數年前曾約會一名初創公司執行長,兩人曾一起出遊談公事,後來她感到兩人約會全部只涉及性而結束兩人關係。
她說︰「在三藩市(約會)就像談生意,每個人都在問你顧客百份比和公制。」曾任職谷歌和Salesforce的她更直言︰「約會是手段。」
軟件可以帶來業績,有些有志向的科技業員工發現軟件有效管理他們的感情世界。多名受訪的三藩市科技業員工皆稱,他們利用軟件持續追蹤他們對親密接觸的分享到約會對象多久一次提出見面等每件事,以確定將來找人代筆或斷絕來往。
利用居於三藩市的程式師托沙亞(Tushar),他利用約會機械人在Tinder內與其他人進行初步交談,利用罐頭問題與對方溝通,最後機械人會問對方拿電話號碼。如果對方答應,托沙亞便會接手對話。
他坦言︰「我沒有體力跟全部人聊天,有段時間我同一時間跟5,000人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