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3日清早,三藩市居民Teresa Man從三藩市4街夾Brannan街的公寓出發,走在3街上,準備趕回她在金融區的公司開會。然而,這天上班路上的經歷卻讓她感覺恐懼。
Teresa向《三藩市紀事報》透露,當她走到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時,看到一名一隻腳穿著運動鞋、另一隻腳穿著涼鞋的衣衫不整男子,整張臉貼在博物館禮品店的玻璃窗上。男子留意到她,她當時穿著一條印染著白花的黑色連衣裙,就走過來追著她問裙子上是什麼花。她連忙加快腳步想離開。男子卻叫嚷「我要聞聞你的花」,撲過來抓著她,硬將鼻子和嘴巴貼到她的胸口上,還想動手脫她的裙子和胸罩。
Teresa當時尖叫著掙脫男子的手,沿3街往北一直跑到Market街,一路追著不放的男子才掉頭跑掉。逃跑時,她曾回頭說要報警,男子竟然笑著說:「警察不會做任何事。」
這類事件在三藩市街頭已不鮮見,看來還因為吸毒者或有精神病者未得到治療而有所惡化。三藩市為精神病患者及吸毒者提供治療的床位嚴重不足。三藩市總醫院精神科急診室人滿為患,迫使醫院迅速處理並讓一些人很快就回到街道上。司法系統忙著轉移視線多於保障公共安全,市長和市參事會忙著增加床位和設立工作小組,但收效甚微。
《紀事報》指,今年3月,市長布里德增加一個年薪達31.9萬元的全市精神健康改革工作主管職位,聘任Anton Nigusse Bland醫生。上任至今,該主管只公布了市內有4000名無家可歸者有濫藥和精神病問題等驚人數據,卻未提出應對方案。布里德曾說,此事需要「多個階段、多年努力」才有望解決。
Teresa的恐怖經歷並非單獨個案。早前一名女子返回Watermark公寓門口遭一名無家者騷擾襲擊,此人聲稱要讓女事主免受機器人攻擊。事件經過被監控錄像拍下,引起民憤。南市場街區一名商鋪東主Gilles DeSaulniers本月遭一名無家者咬傷。56歲的Christine Tamajong今年4月在S. Van Ness大道上走路,突有陌生人從後揮拳擊打她頭。警察到場後說:「你可以提出起訴,但法官很可能撤銷案件。」她嫌麻煩,最終放棄起訴。本報三藩市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