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前州參議員迪里昂(Kevin de Leon)2014年在州府展示當局充公的自製全自動步槍。加州是少數嚴管槍械的州,但聯邦法官更趨保守,加州槍管法律恐怕會面臨挑戰。美聯社
圖為前州參議員迪里昂(Kevin de Leon)2014年在州府展示當局充公的自製全自動步槍。加州是少數嚴管槍械的州,但聯邦法官更趨保守,加州槍管法律恐怕會面臨挑戰。美聯社

加州槍械管制法例可算全國最嚴格,包括禁止買賣大容量彈匣等。但這些控槍條例的有效期能持續到甚麼時候,讓加州乃至全國的控槍支持者越來越擔心。
特朗普總統執政,司法越來越趨向保守派,由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未理會控槍人士的呼聲和要求。尤其讓控槍人士擔心的是,一旦特朗普連任,共和黨又繼續把持國會,聯邦法官的任命將會影響未來多年聯邦法庭的傾向。特朗普有可能會在第二屆任期內,借助黨控制國會和聯邦法庭的助力,大肆擴張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效力,推翻在傾向民主黨的多個州內實施的嚴格控槍的法例。
據洛杉磯加大法學院槍支政策研究專家Adam Winkler指出,聯邦最高法院本來為各州各自實施控槍法留下許多空間,但特朗普政府可通過任命聯邦法官來改變這種情況,讓聯邦司法轉向鼓動持槍權。這種司法轉向在加州已經有所顯現。
加州因曾發生多次大規模槍擊事件,大約二十年前就立法控槍,包括不允許銷售大容量彈匣。三年前通過選民公投,加州進一步禁止任何人持有容量在10發子彈以上的彈匣,已持有這種彈匣的持槍者也不例外。
但今年初,一名由共和黨任命的聯邦法官推翻這禁令,官司上訴,加州擁槍人士趕緊大買特買子彈。此外,這名聯邦法官也負責另一宗槍權訴訟,乃係支持擁槍權的組織提出,要求推翻加州對所有購買彈匣者進行背景審查的法律。
對此,法律界專家學生、立法人員以及槍權正反支持者都認為,這些案件的判例顯示,傾向民主黨、實施嚴格控槍法的各州與傾向保守的聯邦司法界之間,類似衝突將會越來越多。
在特朗普第一屆總統任期內,因為聯邦法官紛紛退休,他任命聯邦法官的機會比近三十年前老布殊之後任何一個同在第一屆任期的總統都要多。至今他已提名194名聯邦法官人選,其中146人獲國會確認。全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席位共有860個。特朗普提出46個聯邦上訴庭法官提名,其中43人獲確認,全國聯邦上訴庭共有179個法官席位。公布這些數據的傳統基金會指出,特朗普希望在其任內可將聯邦地區法院和上訴庭共105個空缺的法官席位都補上。美聯社沙加緬度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