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地躺臥的無家可歸者,在華埠隨處可見。記者黃偉江攝
隨地躺臥的無家可歸者,在華埠隨處可見。記者黃偉江攝

無家可歸者在華埠襲擊遊客後,被警方制服。華埠讀者提供
無家可歸者在華埠襲擊遊客後,被警方制服。華埠讀者提供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無家可歸者困擾華埠由來已久,近年肆虐之風尤烈,政府部門束手無策!」三藩市美化華埠小組創辦人彭德慧道出華埠居民與商家對無家可歸者禍害社區的憤慨與無奈。
回顧過去一周,無家者在華埠「劣跡斑斑」:7月31日兩名流浪漢持械襲擊商家;7月30日,遊客停車在華埠咪錶旁被流浪者敲碎車窗,行李被搜掠一空;7月28日,一名金髮流浪漢襲擊遊客;7月21日多輛行進中的車輛被一名非裔疑似流浪漢揮棒敲碎車窗;至於華埠「網紅白頭佬」屢次偷竊商戶商品並四處販賣賊贓、商鋪門前及公共場合大小便屢禁不止、無家者入店偷竊及滋擾顧客等等,已成「家常便飯。」華埠商戶和居民都認為,無家者已嚴重影響社會治安、營商環境、社區形象。
「三藩市再也不是安全城市,人們在路上會隨時遭受攻擊!」三藩市衛生局資深社工李愛晨經常拍攝到田德隆區無家者光天化日下打針吸毒、販賣毒品、街頭性交易等鏡頭,觸目驚心。警方、政客一再用「數據」欲證明治安「好轉」,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不攻自破,「無家者沒有攻擊性」的說法屢遭「打臉」。
「2019年市長辦發放的調查報告顯示,三藩市無家可歸者數量超過9000人,根據我們走訪調查,估計超過15000人。」李愛晨表示加州無家可歸者數量超過17萬人。三藩市的無家者有30%露宿街頭,15%有工作(或半職、或臨時工),超過60%受藥物、毒品影響,並有精神上的問題。根據問題嚴重先後,族裔排名分別是白人、非裔、拉美,華人極少。
「無家可歸者不僅給社會治安、衛生等帶來許多嚴峻問題,還大量消耗公共資源。」李愛晨表示,有媒體報告,因為精神問題的無家者每次急診平均耗費醫藥費是2萬元,精神正常身體無病的無家者,政府要投入每人3900元;為幫助吸毒者戒毒,政府要投入每人1700元。三藩市對急診後的無家者,出院後還要送上「代用券」作為日用消費。
「據不完全統計,三藩市有吸毒者25000人。」李愛晨說,為了避免吸毒者針筒隨處亂扔危害社區安全,市政府每月提供免費針筒40萬支,但遺憾的是三藩市衛生局回收到使用過的針筒少於免費發放量的一半。
「三藩市政府平均消耗在每個無家者身上的資源,每人每月6900元。無家者問題一直困擾社區,政府熱衷打造的導航中心,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李愛晨表示,綜合在公務員搜集到的意見,解決有以下方法:1.通過手機App,對無家者進行調查和資料錄入,內容涉及姓名、在美國居住時間、精神及身體狀況、曾經做甚麼工作、有何工作技能、家人聯繫方式等;通過甄別,發揮他們的一技之長,政府提供合適的工作,讓他們自食其力;2.充分利用三藩市空置單位,在政府主導下,對當中15%有工作的無家者,根據工作能力、收入等,與這些可居住的空置單位進行匹配,入住者交租,政府適當補貼,這樣能大幅度減少對導航中心的投入和依賴;3. 在遠離大都市的地方,安置目前約400至600名精神有問題的重病吸毒者,提供醫療照護;4. 與聯邦政府合作,對於住30%住在車輛上的無家者,進行集中管理,提供營房、流動洗澡、廁所等。
華埠街坊會主席李兆祥認為,不少無家者有精神上的問題,三藩市政府應聯繫其家人領回;遇到精神問題嚴重且沒監護人,政府通過立法,由政府作為其監護人,實施強制性的治療;進行職業培訓,讓他們掌握一技之長,重返社會自食其力。李兆祥指出,要解決無家者問題,三藩市政府要積極與聯邦政府、加州政府合作,爭取更多資源。
「三藩市無家可歸者問題的氾濫與嚴峻,是貧富懸殊等深層次問題。」華人進步會政治主任林德樂表示,有數字顯示,不少無家可歸者都是三藩市居民,因為承擔不起持續飆升的房租,最後淪落為無家可歸者。從嚴格意義上,無家可歸者是沒有一處穩定的居所。也許他們以車為家,或者在散房裡短租,有些是三、四戶人擠在狹小的住房空間。「因此,無家可歸者的問題,比大家所看到的現象更加嚴峻。」
「無家可歸者問題不局限在某幾個社區,全市各區其實都在承著無家可歸者所造成的社會問題以及各種壓力。」林德樂指出,要解決無家者問題,需要政府拿出智慧與魄力,全市各區、各階層都要動員起來,都要付出。她認為,「各社區的導航中心,在短期內可以解決迫切需求。當無家可歸者不再居無定所,才會考慮工作、改變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