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國際機場國際航站樓的無家者人數不斷上升,不少三藩市無家者深夜乘搭尾班灣區捷運(Bart)到機場尋求棲身之所,機場當局正積極商討應對。
《三藩市紀事報》報道,在國際航站樓過夜的無家者多數在晚間從市內乘搭捷運往南的列車到機場尋求棲身所。這也成為灣區捷運面臨的多項挑戰,包括捷運總經理庫妮肯(Grace Crunican)宣布退休、新列車延期投入服務、罪案和逃票行為泛濫等的另一難題。
該報通過公共記錄請求獲得的機場數據顯示,在過去兩年,機場值班經理和機場巡邏警員處理無家者問題的次數增長三倍。2月接獲1,139通此類電話,即每天約40通,而2017年3月每天僅接獲約12通。該記錄沒有具體說明無家者如何抵達機場,或形容處理問題的結果。但機場官員指出,這些無家者多數每晚乘搭最尾一班捷運列車,在凌晨1時半到達機場,並沒有返回三藩市。航站樓那時幾乎沒有人,基本沒有出發航班,抵達乘客則為此提出安全顧慮。
記錄顯示,警方在3月27日於機場處理了33次無家者問題,全部都在捷運旁的國際航站樓區域,其中有19次發生在午夜輪班期間。每日晚上10時至清晨6時間,機場航站樓只允許員工、有機票的旅客和接機或送機的人士出入。
三藩市國際機場發言人雅奇(Doug Yakel)說:「這些晚間抵達者中,無家者多得不成比例。我們一直在與捷運合作,檢查列車每晚的終點站,我們還要求捷運在列車抵達機場,檢查是否有無家者。」但灣區捷運官員並不認同,反稱可能每晚通常有4或5名無家者抵達機場,與其他終點站如列治文市(Richmond)和菲蒙(Fremont)站一樣。
捷運警方危機處理小組(police crisis intervention team)協調員桑多華(Armando Sandoval)表示,警員通常會在列車線終點站見到無家者,通常都已睡著。桑多華說:「無家者到處遷移很常見,可以通過公共巴士、火車或地鐵列車。他們乘搭列車,忘記所在位置,最後到達終點站。」
捷運官員表示,捷運不允許有人在暫停服務的列車上逗留,而機場偏遠的位置不容易離開。目前,三藩市警方發放中半島公車局(SamTrans)代幣,該公車局有24小時機場巴士服務,路線包括波羅阿多(Palo Alto)到三藩市。
雅奇認為,將無家者從捷運轉移至公車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機場和捷運正在與聖馬刁縣的無家者服務機構合作,嘗試提供個別服務。
機場委員會新任委員楊重賢昨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他將致力於與捷運及其警方合作,積極處理逃票問題及查看無家者的來處,並給予幫助,確保機場和捷運提供安全、舒適的服務。此外,楊重賢相信,機場的無家者增多問題沒有影響旅客的光臨三藩市,因為吸引旅客的是三藩市著名景點,但也為無家者問題感到震驚。(本報記者羅雅元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