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終於下令波音737 Max停飛,圖為一架美航MAX 8客機昨日停在紐約拉瓜地亞機場。      美聯社
總統特朗普終於下令波音737 Max停飛,圖為一架美航MAX 8客機昨日停在紐約拉瓜地亞機場。 美聯社

隨著總統特朗普下令涉及兩宗空難的波音737 Max客機停飛,機場及航空公司周三趕忙安撫不安的民眾並竭力保持航空交通暢順。
據《三藩市紀事報》報道,在三藩市國際機場有數班航機被取消,在屋崙和聖荷西機場則開始出現航班延誤。三藩市國際機場發言人表示,在美加停飛波音737 Max 8和9後,加拿大航空在周三取消三班從三藩市起飛的航班。
包括中國和歐盟的多個國家,早已禁止肇事型號的飛機飛行。特朗普要到周三才公布緊急命令採取同樣行動。
據柏克萊Northside Travel旅行社經理David Shepherd表示,這兩宗空難的消息可以令三藩市來往洛杉磯等短途航程受壓,旅客可以有開車的選擇。但要前往較遠地方的民眾沒有太多選擇,「不是飛便是留在家中。」
他不相信航空交通會受到長期影響。表示:「民眾需要依賴航空交通的基本安全。要是有人聽到在海灣大橋有嚴重車禍,他們會否突然說:『我不再開車?』」
統計數字顯示,飛行仍遠比開車安全。根據跟進航空事故的航空安全網絡(Aviation Safety Network)指出,在2018年涉及飛機的致命意外有15宗,以致命意外數字計是有記錄以來第三個最安全的年份。
在1979年,聯邦航空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FAA)曾停飛由麥道(McDonnell Douglas)生產的DC-10客機,在此之前有幾部這型號的客機墜毀導致數百名乘客死亡。
三藩市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的旅遊業界分析師Henry Harteveldt表示:「這可能是最近一次旅客變得懼怕乘坐客機。」
他並指出:「航空公司用上一些時間來重新取得消費者信心,但DC-10繼續飛行至2000年代,並且由於是廣體客機而成為消費者至愛的一款。」
Harteveldt預期波音兩款737停飛不會影響到航班機位,但有那麼多客機停飛可能意味著航空公司在部分航線以較細小的客機取代,導致航機是更擁擠。
雖然航空公司會設法減少影響,他表示:「未來兩三日會是混亂,航空公司要趕緊決定取消那些航班,那些可以繼續操作。」
旅遊訂位網站Kayak在周三公布,會在本星期推出一項功能讓顧客篩選出某些類型的客機。
機隊有使用這些波音客機的聯合航空和西南航空,則在機場的到境及離境顯示板上有顯示航班取消。但機場發言人指出,這兩家航空公司取消的航班並非由停飛令直接引起。
西南的機隊有數百飛機,當中包括約35架Max 8,航空公司周三在屋崙國際機場有超過40班航機有延誤。在聖荷西國際機場亦有一些航空有延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