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在市府調查員來訪時,李氏夫婦把短租物業偽裝成有人居住。市府律師辦公室
l 在市府調查員來訪時,李氏夫婦把短租物業偽裝成有人居住。市府律師辦公室

李氏夫婦在Airbnb上刊登的短租廣告,顯示為相同物業。市府律師辦公室
李氏夫婦在Airbnb上刊登的短租廣告,顯示為相同物業。市府律師辦公室

本報訊
三藩市一對被指無視法庭禁制令繼續將名下14間市內公寓單位作短期出租的華裔夫婦房東,與市府達成逾200萬元和解。市府律師赫雷拉(Dennis Herrera)認為本案具阻嚇作用,涉事房東則認為自己是短租個案的犧牲品。
《三藩市紀事報》報道,李氏夫婦(Darren & Valerie Lee)同意繳付225萬元罰款和調查費,另被禁短期出租17幢位於三藩市、由其持有或管理的物業至少7年。兩人又需將物業作擔保,確保他們履行罰款責任和遵守禁制令。該協議星期一獲三藩市高院批准。
赫雷拉形容,今次重罰具重要的阻嚇作用,「帶出清晰訊息給那些違法利用三藩市住屋危機圖利的人︰切勿嘗試,我們會抓到你。」
李太太透過長篇電郵表示,感覺成為很多其他短租業主的犧牲品,她與丈夫感謝與市府律師辦公室商討達成和解,有助他們「更進一步理解本市極度需要可負擔住宅。」
李太太坦言,兩人選擇和解是因為不想浪費他們或市府的時間和資源,爭拗渡假出租對可負擔住宅的影響,現在只想專注方法幫助解決危機。短租業務的批評者認為,這類違法短租滿佈全城,蠶食珍貴的房屋供應,但李氏夫婦此案屬於極端例子。Airbnb則強調,李氏夫婦「並非我們平台想要的短租主人」,又歡迎市府有所需政策執行相關規例。
三藩市住屋危機惡化,促使市府加強今年初生效的短租法例執行;Airbnb亦因應採取「一人一屋」(one host, one home)政策,大幅禁止出租者出租多個單位。《紀事報》發現,法例執行後,短租數目頓時減少逾半。
面對法院命令,Airbnb與其對手HomeAway一年前起開始執行所有三藩市短租需向市府登記的規定,已登記短租單位一年出租日數只限90日。
由於李氏夫婦案件發生於法例生效前,Airbnb才可逃過刑責,否則它或需面臨巨額罰款和刑事起訴。
李氏夫婦先後兩度被揭發違例。2014年兩人以《艾利斯法》(Ellis Act)趕走租客作短租之用,及後以近28萬元與市府和解,被下令禁止短租其名下17幢物業逾45個單位;但不久兩人再違規數千次,禁令後首11個月短租收入逾90萬,兩人獲利70萬。
兩人又為短租單位假佈置和假租約,假裝成有人長期居住,試圖暪騙市府調查員,但調查人員識破其伎倆,因為所有單位「都有相同的Costco食品四處擺放,廚房裡有相同的髒的早餐碗碟,浴室裡有相同的個人物品、相同的浴巾放在門邊好像有人剛洗完澡的樣子;衣櫃裡有相同的衣服和鞋子。」李氏夫婦的物業分佈於市內多個社區,以高檔為主,短租一晚價格從250元至500元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