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屆中國全國人大代表會議眼下正在北京舉行,大會召開首日,在內蒙古代表團全票當選為人大代表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參加了該代表團的審議活動。習近平以國家元首及中共最高首腦之身分,參與中國三大少數民族之一的內蒙古代表團議政,此舉受到各界矚目。
地處中國正北部的內蒙古幅員遼闊,外部與俄羅斯、蒙古接壤且鄰近朝鮮,內部橫連縱跨黑龍江、河北、陝西等八個省份,擁有近二十個邊境口岸,且全境涵蓋中國五十六個民族中的五十五個,既是中國最早成立民族自治區並實行自治制度的所在,又是當下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省份。上述情況顯示,無論從地理位置、戰略地位與經濟價值來衡量,還是從推行民族政策的示範性與重要性去考慮,內蒙古都有著十分突出的作用。
習近平在內蒙古代表團的講話,也明確傳遞了北京對鞏固邊防、加強民族團結、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及脫貧工作的要求與期許。
上述目標的達成,離不開一個大的前提條件——社會穩定。對於擁有五十六個民族而漢族又佔絕對主體地位的中國來講,穩定需要建立在各民族和諧相處的基礎之上。而語言作為不同民族之間心靈相通的橋樑,是必不可少的溝通工具。
中國民族多、語言多,作為書面語言的文字亦多。五十五個少數民族雖然僅佔全國人口總數的百分之八,但卻分布在全國逾半數土地上。這些群體的人心是否穩定,直接關乎中國社會的安危。他們當中,除回族、滿族已直接使用漢語之外,其他五十三個民族各有自己的語言,種類多達七十二種之多。
作為一國人口之少數,一個民族就算人口再少,也總有值得自己尊重與銘記的歷史與文化,而語言便是不可替代的一種傳承工具。並且,作為中國人口構成中的主體,漢族若想與這些少數民族和諧相處,同樣需要深入了解他們的歷史與文化,以尊重與理解的姿態,贏得對彼此來說都十分珍貴的相互信任與手足情誼。
過去,由於不重視語言問題而造成的惡果,教訓極之深刻。二??九年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的「七五」恐怖襲擊事件,根據官方的統計,至少造成近兩百名無辜民眾死亡,且死者絕大多數是漢人。坊間人士事後援引知情者透露說,其實早在這場恐襲發生之前,有些在政府部門或機構任職的維吾爾族官員早就收到風聲,但卻閉口不言。而當地的漢族官員因為不懂維語,即便相關暴恐信息在眼皮子底下流傳,也渾然不覺。
多年以後的二?一七年五月,任職新疆教育廳廳長的沙塔爾·沙吾提,被發現在主導編寫新疆版維吾爾文等少數民族《語文》教材及輔導書籍時,宣揚「泛突厥主義」思想,作出「去中國化」的排漢性論述。公開資料顯示,他之所以能這麼做,是因為身邊的漢族官員不懂得維吾爾族的語言文字。而他下馬的直接原因,也並非因為教材編寫踩踏了北京的紅線而曝光,而是由於「涉嫌受賄」被查。
這至少說明一點:在新疆工作的某些漢族官員,對於認識、了解當地少數民族民眾的生產、生活、思想狀況,既毫無興趣,也缺乏最基本的責任心,以致最終積小患成大禍。這背後究竟是何種心態作祟,難道不值得深刻反省嗎?
值得注意的是,當下中國正努力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而「一帶一路」沿線有多達六十五個國家,使用逾五十種官方語言。隨著中巴經濟走廊、中歐班列、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等重大項目一個個推進,中國急需大量小語種人才。過去三年來,上海某名牌大學俄語系的畢業生,每年的就業率都接近百分之百。據悉,為適應相關的市場需求,該大學新近還成立了一個專門的學院。
這是教育界為迎合國家經濟新發展而主動作出的調整,其背後是強勁的市場驅動。在辦學的角度來說,這樣的調整無可厚非。然而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是:如果沒有經濟利益的驅動,小語種的教與學,還會像現在這樣熱嗎?少數人使用的語言,難道僅僅在跟經濟利益掛鉤時,才顯得如此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