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國人大與政協「兩會」正在北京舉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的「政府工作報告」,向廣大工薪階層釋放了一個重大利多:今年將合理調整社會最低薪資,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
這一利民政策出台的背後,是中國去年經濟取得的百分之六點九的實際增速,表現超出預期,一舉扭轉了自二?一一年以來經濟增長持續放緩的趨勢。這一增速是在全球經濟穩步復蘇、新興產業蓬勃發展等因素的綜合作用下達成的,對於一度受制於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並面臨國內外各種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中國來說,殊為不易。
不過,當前中國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問題和深層次矛盾依然存在,轉型困境、增長動力不足也並非無跡可尋。尤其值得警惕的是,部分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與債務比例失衡,金融領域各類顯性或隱性的風險也在不斷積累。
根據李克強總理的工作報告,中國政府已將防範金融風險、控制地方債務等問題作為未來工作的重心,因而接下來隨著當局對相關領域整治的展開,經濟表現可能會受此影響而放緩。
政府工作報告為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速設下約百分之六點五的目標,略微放緩了促增長的要求。李克強表示,這一目標考慮了「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需要」,符合經濟發展現狀,顯示北京在綜合研判之後,決定將經濟發展目標從求速度改為講品質的轉變。
而環顧當下中國所處的國際大環境,機遇雖存,風險尤多。特別是美中兩國眼下相持不下的貿易之爭,會否演變成局勢失控的貿易大戰,牽動著全球億萬人的視線。這也意味著,今年注定會是一個十分不平靜的年份。
在這樣風勁浪高的大環境之下,作為養家餬口為稻粱謀的工薪一族,手頭能夠多一些「過冬」的餘糧,自然是深令人心安穩的事。因而當政府宣布提高個稅起徵點的消息一出,許多網友紛紛拍掌叫好,認為早該如此。
如果單從提高草根獲得感的角度來看,提高個稅起徵點自然是一個好的手段。然而也有人質疑:這對消彌當今中國社會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並沒有太多好處。
中國實行的是七級超額累進稅率,相應的納稅區間的稅率高低不等,差距巨大。最低一級為百分之三,最高一級則達到百分之四十五。
提高個稅起徵點,雖然讓每個月只掙兩三千或幾千元的草根階層,拿到手裏的錢多了一些,然而高收入人群所繳的稅也會相應變少,從減免的比例上來說,他們更能從降稅當中獲益。更何況像那樣富豪級的人物,自己本身擁有企業、公司或機構,通過種種財務手段,可以很輕易地規避繳納個稅這一環節。因而從通過稅收調節社會財富這個層面來看,提高個稅起徵點,對窮人來說是安慰劑,對中產來說是開心果,對富人來說,則不過是別人茶杯裏的風暴,自己只看個無關痛癢的熱鬧罷了。
但凡事亦不能一概而論,至少對於大部分長年困擾於「五險一金」員工薪資成本的企業來說,提高個稅起徵點,多少都可以舒緩一些壓力。同時,北京亦出台了為企業降稅減費的政策,這也是一種支持企業發展,為其減負的實際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