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備受紐約華人關注的特殊高中招生改革問題,包括多家華人社區組織在內的三十五家亞裔組織日前聯合發表聲明,強調在政府決策過程中讓社群參與的重要性。華人在這次抗爭中拒絕再當「啞裔」,挺身而出捍衛自身權益的種種表現,已經讓主流社會刮目相看,可以說,其重要意義實際已超過了抗爭最後能否贏得勝利本身。
聯合聲明首先認同公校多元化有益學生健康成長,但同時強調改革不應針對某一族裔、在決策過程中應該讓所有社群參與。特殊高中改革計劃最讓華人詬病的原因有二,一是明顯是針對華人在錄取中所佔比例過高,所以要取消目前的入學考試,將一些名額分配給非裔和西語裔;二是在如此重大的政策改變醞釀過程中,市府竟沒有和華人社區商討,華人完全被排除在正常的程序之外,真的被當成了「啞裔」看待。
但華裔這次的抗爭表現,卻讓市長和教育總監大感意外,華人連續多次遊行和集會示威,也讓其他政客不得不在這個問題上紛紛明確表態,不敢等閒視之。改革提案最後在反對聲浪中被州議會喊停,華人初戰告捷,也體認到參與和發聲的重要。
與此同時,華人也對這次改革計劃背後涉及的理念問題進行了一番比較深入的思考,某種程度上等同參與了目前在美國主流社會愈演愈烈的左右之爭。譬如市長提出廢除特殊高中考試,是「為了公校學生的多元化」,一時讓不少華人心生困惑。對於多元化,華人原來都是認同的,但這次卻發現自己好像突然站到了「市長推行多元化」的對立面,是不是華人在涉及到切身利益時,就變成雙重標準了呢?
經過思考,他們發現問題不在自己,而是市長對多元化的追求「走火入魔」。華人不反對多元化,但不能接受將多元化絕對化,為了追求多元化而多元化,為了多元化不惜廢除公平公正的傳統考試,這實在有些走得太遠。片面追求多元化,本身也不符合多元化的原則,精英學校錄取學生除了要考慮多元化,還要兼顧擇優錄取、保持精英學校的特殊性等其它因素,否則今後還會有精英存在嗎?政客為了自己的「政治正確」,利用手中權力通過行政干預強勢推行,甚至在決策過程不透明、不對話,這種做法本身也背離了美國的傳統正道,讓人聞到了不少社會主義的氣息。
同時很多華人組織也都建言,解決特殊高中非裔和西語裔學生太少的問題,應從源頭下手。如很多弱勢社區甚至不知道有特殊高中,政府應設法讓他們了解有關信息;再如在教育資源上要增加對弱勢社區的投入,向弱勢學生提供課後班或暑期輔導項目,幫助他們也能像華人學生一樣,準備特殊高中考試等。也就是說,華人對其他弱勢群體的處境也是同情和關注的,並在幫助他們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希望他們能追趕上來。這樣的思考,就不只是侷限在自己的族裔圈子裏打轉、只關注自己利益得失的那麼小的格局,也有助贏得主流社會和其他少數族裔的尊重。
特殊高中考試改革提案,目前暫時處於休兵狀態,但明年一月州議會新議期開始後勢必將會重新提出,市長和教育總監已表示屆時將會加大推動和遊說力度,同時也承諾會加強與社區的對話。可以預計未來激烈的較量是不可避免的,最後的結果也很難預料。但對於已經有過不錯表現的華人來說,在未來的抗爭中應該更知道如何去應對,那就是更加積極地參與和發聲,表現得更加理性和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