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今年有一半的超級PAC捐款,落在亞當斯、楊安澤及麥奎爾身上。Hilary Swift/紐約時報
億萬富翁今年有一半的超級PAC捐款,落在亞當斯、楊安澤及麥奎爾身上。Hilary Swift/紐約時報

本報訊

在美國身家最高之一的彭博卸任市長之後,現在相隔7年,億萬富翁重新成為市長競選中一股強大力量。

據《紐約時報》報道,億萬富翁們今年在超級PAC上總共花費了超過1600萬元,這是紐約市歷史上第一次明顯讓這些監管鬆散的財力集團影響市長選舉。
根據紐約市競選財務委員會的數據,總體而言,超級PAC在今屆市長競選的支出已超過2400萬元,約佔競選支出7900萬元的三成。當中帶來的影響巨大,包括競選郵件、電視和互聯網的政治廣告如雪花飛舞,尤其是在最近幾周,民主黨候選人的選戰熱情更加澎湃。
8位主要民主黨候選人中,有7人都有超級PAC支持,但在億萬富翁方面,一半的鈔票也花在3位較為溫和的候選人身上,包括亞當斯、楊安澤及麥奎爾。至少有14位福布斯億萬富翁已向市長相關的超級PAC捐款,他們之中有不少總部位於紐約市的公司,在與市政廳建立良好關係的同時,也希望加大注碼可以提高所支持者獲勝機會。
擁有Mets的對沖基金億萬富翁科恩(Steven A. Cohen)於今5月中分別向支持楊安澤及亞當斯的超級PAC捐贈了50萬元。
但隨著楊安澤的勢頭開始減弱,而亞當斯的呼聲愈來愈高,科恩馬上跟楊安澤割蓆,並又向亞當斯捐贈了100萬元。
另一位對沖基金億萬富翁、特許學校支持者兼成功學院前任主席勒布(Daniel S. Loeb),也有類似的押注模式:5月中旬分別向支持楊安澤及亞當斯的超級PAC捐贈了50萬元,而在3星期之後,隨著亞當斯鞏固其領先地位,勒布又再給了50萬元。
外界擔心,超級PAC威脅著紐約市的競選財務系統,為了達到財務公平性,市府今年已大幅增加公共配對金,以小額捐款來抗衡大筆政治資金的力量。迄今為止,市競選財務委員會已向市長候選人發放了超過3900萬元。
超級PAC理論上獨立於競選團隊,其支出不應與個別候選人協調。但基金的獨立性問題於4月受質疑,最終令市競選財務委員會拒絕向曾任聯邦政府政府房屋署署長的當納文發放公共配對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