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主席拜倫主持公聽會。
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主席拜倫主持公聽會。

本報記者榮筱箐紐約報道

特殊高中改革問題在華人家長的強烈反彈之中或許暫時被延緩,但亨特中學錄取改革近來迅速升溫,在23日市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舉行的相關公聽會上,市議員拜倫和蘭德對市立大學和亨特學院的代表步步緊逼,質問亨特中學招生改革何時落實。

與紐約市三大特殊高中入學考試受州法保護不同,同樣以單一考試決定錄取的亨特中學不在特殊高中系統,其錄取是由其直屬亨特學院和紐約市立大學決定。目前紐約市公立學校中有66%的非裔和西語裔學生和73%的低收入學生,但在亨特中學非裔和西語裔學生比例分別僅佔2.4%和6.2%,低收入學生也只有9%。早在去年六月,學生們就已經致信校方要求進行多元化改革。去年11月,亨特中學宣布因為疫情推遲今年的入學考試,並將評估是否在今年舉行入學考試。
會考前10%的學生才有資格考試
在昨日的公聽會上,一些亨特中學學生和教師在發言中力推改革。亨特學生11年級西語裔學生 Leonardo Vargas-Sanchez說,自己來自低收入家庭,很多學生可以課後後補習,他補不起。參加學校田徑隊,也買不起隊服。這也導致他學習成績也下降,被同學看不起。「缺乏多元化的校園讓我覺得像我這樣的人無法獲得成功。」
亨特學生Chloe Rollock說,只有在州英語和數學會考中分數排在前10%的學生才有資格參加亨特中學的入學考試,而這部分學生中有27%是非裔和西語裔,47%是低收入家庭。然而,目前招生系統依賴於單一考試,使這些學生大都被淘汰。2003和2010亨特教職員提出多元化方案未果,2020年學生再次提出多元化方案,得到1895簽名,學生也成立了多元化聯盟,9月曾與校長見面,但至今仍然沒有任何變化。
亨特英語老師Victoria Meng說自己參與入學考試試題編寫和監考,因為亨特名額有限,考試的設計目標是允許學校只招收考試排名靠前的學生,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有人說考試就像參加奧林匹克,但想一想,奧林匹克真的是顯示體育才能的公平競技場,還是只惠及那些有實力投資的國家?」她說。該校數學老師Eliza Kuberska說疫情加劇了有優質網路和沒有優質網路的學生的差距,很多全國知名高質量的學校比如弗吉尼亞的托馬斯傑斐遜高中、波士頓公共高中等都放棄了入學考試,而採用平時成績和抽籤等方法決定錄取。
亨特學院附屬高中招生主任Sabra Pacheco在公聽會上表示亨特學院已經成立了特別工作組,研究亨特中學錄取、課程設置等問題。但主持會議的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主席拜倫有備而來。步步緊逼,追問工作組何時得出改革方案,如何實施,誰可以做最後決定。市議員蘭德也追問校方是否知道今年全國很多優質高中都停止了入學考試,以及今年亨特中學錄取到底如何進行。
Sabra Pacheco說希望工作組到六月能夠得出一些改革建議,至於今年亨特中學的錄取政策,她說目前仍在研究還無法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