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去年底要求的士司機及院舍員工強制接受新冠病毒檢測,不過強檢準則不一,的士司機單次強檢後可於指定一個月內上班,院舍人員則須通過「十日一檢」,《星島日報》發現,五輪院舍強檢中曾兩度出現空窗期。專家質疑檢測「有效期」太長,無助辨識確診個案,又建議院舍應更頻密每周一檢。另一邊廂,特定群組檢測未恒常化,過往高危的食肆及街市員工只需自願檢測,專家點名要留意的機場行業暫未有強檢,「須檢盡檢」是否只屬紙上談兵?記者 陳倩婷 林紫晴

本港過往曾現院舍爆發,體弱長者的性命堪虞。安老院、殘疾人士院舍和護養院員工自去年十二月起須接受強制檢測,由最初的兩周一檢縮減至每十日一檢,檢測計畫至今已進行至第五輪。翻查政府的新聞公布,顯示檢測計畫曾兩度出現空窗期,在十二月二十二至二十八日,以及本月五至七日值勤的院舍員工,上班前未被要求先做檢測。

院舍十日一檢兩現空窗期

呼吸系統科專科醫生梁子超認為,若界定院舍是傳播風險高的地方,強制檢測應做得較頻密,最好「七日一檢」,若隔十數日才做檢測,期間有個案出現或有人檢測結果「陰轉陽」,至再做檢測時可能已傳播至第四、第五代,做法不理想。由於採樣人手有上限,他建議,當局培訓院舍人員自行收集深喉唾液樣本,減省採樣時間及資源,亦可方便員工更頻密做檢測,以盡早找出無病徵患者。

在公共交通運輸中,只有的士司機接受強檢,公共衞生研究社召集人陳盈認為政府需一視同仁,同時安排巴士、小巴行業從業員接受強檢。她引述港大的八達通出行分析數據指,第三波疫情後港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情況回升,反映公共交通工具人員都有接觸傳播風險,「更何況曾有巴士司機確診感染源頭不明,現時檢測力增強後,政府應有空間再做多些檢測。」

的哥檢測一次准駕車一月

至於檢測結果「有效期」的問題,梁子超直斥的士司機檢測後獲准一個月內駕的士,準則「任意到全無科學根據」。他稱即使司機今日所做的檢測結果呈陰性,不代表翌日不會發病,政府做法似是「為做而做」,未有善用資源。

其他行業亦未可鬆懈,梁子超指出現時較高危是與外來人士有關的行業,包括機場工作的員工、機場與檢疫酒店的交通從業員、檢疫酒店員工及進口冷凍食品工人。梁解釋,全球多地均有變種新冠病毒株,只要有數宗個案突破防綫進入社區,或會如英國、愛爾蘭般急速擴散,增加防疫難度及令本地疫情失控,當局應考慮相關行業定期檢測。

碼頭機場員工暫未有強檢

香港民用航空事業職工總會主席李永富認同機場前綫員工較高危,曾向當局建議定期檢測,最終只獲港口衞生署每日提供八百個檢測名額,但辦公時間僅為日間,夜更員工未能受惠。翻查資料,外國早已要求邊境工作人員定期接受強制檢測,其中紐西蘭去年九月要求機場、管理邊境設施及港口的人員,每一至兩周接受一次強制檢測,拒絕檢測者可被處以罰款。

為應對第三波疫情,政府自去年七月中起陸續為高危群組進行特定群組檢測,涵蓋安老、餐飲、公共交通運輸、貨櫃碼頭運輸、物業管理及酒店業等,惟大部分只屬一次性檢測,食物及衞生局及後指會按需要恒常化檢測。大半年過去,部分群組目前只維持自願檢測,包括街市攤檔及餐飲業,飲食業職工總會名譽會長郭宏興透露,業界一般視乎餐廳是否位於爆疫地區,由老闆自行申請取深喉唾液樣本瓶予員工。有持牌凍房負責人透露,當局曾提供病毒檢測名額,惟只屬自願及一次性,未知是否需次輪檢測。

一度成爆疫重災區的葵涌貨櫃碼頭人員於八月曾獲政府提供免費檢測,但香港碼頭及港口業工會副理事長林國偉指,自該次檢測後,政府只為在船上工作的業界進行定期檢測,目前碼頭內仍設檢測站,「現時只規定有機會接觸船員的人接受七日一檢,其他工種則毋須檢測。」惟本月起外來船隻明顯增多,他認為岸上工作的碼頭人員的染疫風險也不容忽視。

僅屠房工人維持每周一檢

運輸及房屋局回覆指自去年九月起,每周均為葵青貨櫃碼頭指定前綫員工提供免費的定期檢測,對象為需在貨船上工作或需與貨船船員接觸的四類特定人士,涉及人數約一千二百名。局方續指,相關檢測屬自願性質,迄今已運行二十一周,截至一月二十日,已檢測約一萬八千四百個樣本,其中只有四宗個案被驗出初步陽性,此後其餘檢測結果皆為陰性。

上水屠房是少數仍定期檢測的群組,屠房曾錄得約十宗個案,有關連的個案合共錄二十四宗。豬肉買手、鮮肉大聯盟副主席關國華透露,屠房現時每七日一檢,須實名登記做檢測,以確保防疫做到「滴水不漏」。

食物環境衞生署回覆查詢時指,去年中為特定群組提供一次性自願檢測,共化驗十七萬四千個樣本,政府數據顯示當中共三十五人確診。食環署自十月起再為食肆、街市、小販及持牌凍房提供檢測,截至一月二十一日共化驗約十二萬個樣本,計畫至今仍繼續。上水屠房約一千二百位人員則有定期檢測,自八月起每周一檢,近半年來累計檢測約三萬個樣本,署方未透露當中有否確診者,但檢測呈陰性人員才獲准入屠房。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