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推動香港的家族辦公室業務,業界形容,香港及大灣區億萬富豪人數眾多,富豪家族除了關注財富分配,更看重家族文化傳承,衍生家族辦公室需求。不少人以為家族辦公室是超級富豪的玩意,但原來擁有數百萬元物業及保險資產的中產人士,亦追捧資產信託的做法。有從事相關業務的律師指出,近月不乏準備移民的中產,以及持有不同海外資產的港人有意成立家族信託,相關生意今年大增兩倍。為吸引外商來港開設家族辦公室,業界建議提供稅務優惠,並清晰界定家族辦公室,以加強監管。 記者 林紫晴 郭增龍

為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多項措施,並宣布投資推廣署將成立專責團隊,為有興趣來港營辦的家族辦公室提供一站式支援服務。事實上,家族辦公室的家族信託概念並非新鮮事,從事金融工作多年的楊志強指出,大部分超級富豪早年已設立家族辦公室,專責管理家族財產,只是不為外人所知。直至近十年家族辦公室在海外興起,不少使用私人銀行服務的本地家族,也開始尋找度身定造的家族財富傳承方案,「除了財富傳承,家族的企業精神、慈善文化,以至人脈方面,富豪家族都想一一傳給下一代。」

港超高資產淨值人士密度高

香港家族辦公室協會主席關志敏表示,家族辦公室是私人財富管理業務中高端的一環,分為單一家族辦公室及聯合家族辦公室兩種,「前者為單一家族的成員提供獨立資產管理、財富管理及全方位的家族服務,後者則服務多於一個家族的成員。」本港擁有豐厚的財富聚集基礎,根據香港金融發展局的資料,香港超高資產淨值家庭總資產估計折合逾九萬二千億元(港元,下同),是全球超高資產淨值人士密度最高的城市。研究機構Wealth-X發表的億萬富豪人口普查報告亦指,本港每百萬名成人中,有一千三百六十四名超高資產淨值人士,即擁有總值達二億三千多萬港元以上的財富。關志敏認為,隨着本港超高資產淨值的家族數量明顯增加,定必對財富管理相關服務產生需求,帶動本地家族辦公室行業發展。滙一家族辦公室行政總裁吳信衡認為,本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市場對外開放之餘,在大灣區亦發揮跨境金融服務的角色,「現時內地有逾兩成富豪居於大灣區,方便他們來港以家族辦公室形式管理財富。」

金股匯以外 投資名畫紅酒

一八年成立的滙一家族辦公室是本港其中一家聯合家族辦公室,目前所管理的資產規模總值逾五十億元。吳信衡指出,現時使用其公司家族辦公室服務的家族,以雙位數計算,主要為各家族管理財富,「除了傳統銀行的金股匯債投資,近年亦拓展至名畫、紅酒等另類投資,以及與創科相關的投資項目,我們通常會將投資風險分散。」

除了城中富裕家族有意設立家族辦公室,中產人士對資產傳承亦有殷切需求。保險顧問朱先生直言,一些擁有數百萬物業及保險資產的中產客戶,近年愈來愈重視家庭資產管理,開始進行資產傳承規劃,「一般人會覺得有過千萬身家,才會找律師立遺囑或做資產信託,但現時很多中產人士都想可透過保險等財富管理工具,將資產傳承予下一代。」海外資產趨多元 助管稅務

本身是執業律師的財富承傳策劃協會主席蘇文傑表示,過去一年與信託相關的查詢及生意激增兩三倍,其提供的服務包括協助成立信託、獲授權進行資產交易,以及提供相關的法律意見等。他解釋,近年港人海外資產愈趨多元化,衍生複雜的稅務及法律問題,增加財務管理的需求,「在外國的資產隨時涉及不同利息稅,萬一資產持有人百年歸老,下一代處理遺產時,更會涉及多重稅務,如果利用信託管理,就可以解決以上問題。」他續稱,最近的移民潮亦增加信託需求,「很多香港人移民後,物業等的資產仍然留在香港,同樣需要人管理。」

然而,如要吸引內地或東南亞人士使用本港的家族辦公室服務,則需要與新加坡競爭。縱然新加坡有推出不同稅務優惠吸引外地人於當地設立家族辦公室,但蘇文傑認為,新加坡不承認雙重國籍,在當地成立公司亦必須要有一名新加坡人擔任董事,相比之下,香港的要求十分寬鬆,吸引力較大。

星洲不容雙重國籍 港吸引力大

不過,吳信衡指出目前行內欠缺統一規管,影響業界發展,如其聯合家族辦公室因會就證券提供意見及提供資產管理服務,故須取得第四類及第九類金融牌照,但單一家族辦公室毋須申領金融牌照。他建議港府就家族辦公室作出定義,並加以監管,提升行業的專業形象。此外,若要吸引外商來港開設家族辦公室,港府須提供稅務優惠,或豁免徵收部分稅項。

中大創業研究中心主任及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區玉輝表示,家族辦公室對財富家族的作用除了財富管理,還有家族治理、傳承、新生代教育和聯繫家族各代人等功能。縱然本港在教育、慈善工作、金融及專業服務均有專才,卻鮮有整合各方專才的家族辦公室顧問,他期望投資推廣署成立的專責團隊除了對外宣傳,亦不能乏視整合人才的重要。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