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土木工程師吳欣鍵涉3年前在城巴上捅死女友,他否認一項謀殺罪,案件今續審。根據案發後數天臨床精神科醫生報告,儘管吳欣鍵曾出現抑鬱,但他對自己身體仍控制自如。至於根據他私人精神科醫生報告,醫生診斷他有焦慮症,醫生指他因為「女友住私樓,自己住公屋」而感到自卑。

根據東區醫院臨床精神科醫生報告,吳欣鍵向醫生稱他於案發2017年9月16日,跳車後才第一次接受精神科治療,他沒有家族精神科病歴記錄,他接受東區醫院治療時,對死者遭遇不測感至愧疚。他應對如流,對自己的身體控制自如,但間歇性出現抑鬱,須要精神科治療。醫生又發現他曾向朋友透露自己有自殺念頭。其後10月他獲轉送到青山醫院。

另一名臨床醫生報告又指他有潔癖,和對肯定和確定等概念有強烈慾望。他甚至曾因為對整潔度的執著導致遲到上班和上學,他曾因此主動向學校尋求輔導。但他接受臨床醫生會面時,控制自如,能夠表達自己心儀的選擇,睡眠沒有受影響,只不過他聲稱對女友的死訊已沒有記憶,擔心自己須為對方的死亡承擔法律後果。醫生認為他有輕微抑鬱。

惟另一名私人精神科醫生則認為他有焦慮症,自我認同障礙和極端思維模式,其臨床診斷報告指,他曾向醫生指自己感到恐懼,對自己質疑和覺得自己不足,尤其擔心自己畢業後前途,他甚至擔心自己收入較其他同學為低,於是去當兼職工作。醫生認為他自信不足,而且社交能力欠佳。他曾因為女友住私樓,自己住公屋而感到自卑,並一度產生自殺念頭,後獲朋友開解。他跟第一任女友分手後曾召妓,期後因擔心因此染上性病而極度關注衛生。女友生前曾表示欲參加大學迎新營,吳向醫生透露,認為迎新營「啲男子會心懷不軌」,又形容活動「淫亂」,要求女友不要參加。

法庭記者:蕭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