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紅襪和揚基的倫敦賽中,紅襪球員頭盔和袖子上出現廣告。資料圖片
去年紅襪和揚基的倫敦賽中,紅襪球員頭盔和袖子上出現廣告。資料圖片

作為美國體育界最古老的運動,MLB一直以來都是保守的代名詞,21世紀的MLB甚至還會因為對某個不合理的規則進行調整而引起爭論。但現在,他們也不得不向金錢低頭:打破傳統,在球衣上印刷贊助商的廣告。

百年MLB除了在球具上印製造商的品牌之外,幾乎沒有印過廣告,接的為數不多的幾次廣告都是在美國以外的市場。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紅襪和揚基隊倫敦賽,Mitel Network承接了打擊練習頭盔的贊助,Biofreeze則是在球衣袖子上印上了自家的產品。據悉,MLB官方近日已向至少十家贊助商徵求對於球衣廣告的意見,包括價格和位置等。廣告也不止局限於球衣袖子上,更有傳言稱MLB還要在頭盔上印廣告。

如果MLB官方聰明的話,他們就不應該同時發布頭盔和球衣的廣告。當下,MLB最值錢的廣告是球場內的那些,如果同時開放頭盔和球衣,勢必會造成這些廣告位的內部競爭,在疫情影響,大公司不願意花錢投廣告的情況下,這些廣告位元的售價都會下降。別忘了2020賽季的常規賽由162場縮水成了60場,在這種情況下,才顯得廣告位很緊俏。

贊助商廣告這種東西永遠都是買方市場,公司願意投入多少根本取決於競品的投入。只要比自己直接競爭對手留在球場內的Logo多,他們就贏了。顯然增加廣告位會削減甲方們的投資意圖,壟斷一座球場內的廣告位的成本增加就會迫使一些廠家放棄這方面的投入。

當然,增加球衣廣告只聯盟說同意是不夠的,球員工會也得批准才行。現行的勞資協議會在2021賽季結束之後到期,但是關於球衣廣告的提議早在半年前就被首次提出。老闆們認為60場的縮水賽季會讓他們收入驟減,他們提出賣球衣廣告來填補虧空。

球員工會也被告知開始和潛在的金主們談判,聯盟希望可以在下一張勞資條款中確定球衣廣告的收入分成。鑒於工會和聯盟之間那若即若離的關係,MLB要從球衣上賺到錢怎麼也得是2022賽季之後的事了。

如果MLB的球衣上貼上了廣告,那對於剩下沒有球衣廣告的聯盟來說,接受球衣廣告將變得理所應當。即便是疫情消散,球迷們完全回到球場還是需要時間,美國體育界已經禁不起太長時間的虧本經營了。

有機構評估了MLB球衣廣告的價值,他們認為MLB的球衣廣告應該比NBA的值錢一點。根據透露出來的資料,NBA現在的球衣廣告是2.5乘2.5英寸大小的一塊,每年能給球隊帶來大約700萬美元的收入。

不過場外的影響力或許是MLB的致命弱點,NBA和MLB的公認現役第一人分別是詹姆斯和特勞特,兩個社交媒體的粉絲數分別是7460萬和180萬。MLB除了比賽之外,很少去搞其他事情。有機構評估了MLB的球衣廣告價格,他們認為球衣袖子和球帽廣告的組合款每年每隊的價格應該在1500萬-2000萬美元之間,底價也應該有1000萬美元,這對於付這筆錢的公司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