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弗諾在今年美國公開賽高爾夫錦標賽的最後一輪中,從第二個發球區出手。資料圖片
圖為弗諾在今年美國公開賽高爾夫錦標賽的最後一輪中,從第二個發球區出手。資料圖片

以前生意上的一個夥伴起訴了美巡賽球員托尼.弗諾(Tony Finau)。根據上個星期這名生意夥伴在猶他州提起的訴訟,他要求1600萬美元的賠償款。

托尼.弗諾2007年17歲時轉為職業球員,在美巡賽上收入頗豐。自從2015年加入巡迴賽以來,他光獎金收入已經接近2000萬美元,還別提他的贊助費,相信比獎金數額更高。

可是根據《沙漠新聞》,以前生意上的夥伴默洛奈.霍拉(Molonai Hola)在托尼.弗諾和弟弟吉佩爾(Gipper)居住的猶他州提起訴訟,要求1600萬美元的賠償。根據法庭文件,55歲默洛奈.霍拉支付了弗諾一家人的花費好幾年時間,而他得到的承諾是弗諾一家人將連本帶息歸還。

默洛奈.霍拉曾經是猶他大學橄欖球運動員(1983年到1987年),2003年成為鹽湖城市長候選人,擁有偶像體育公司(Icon Sports),1990年代初,在弗諾還在讀小學的時候認識了他。

法庭文件指出:默洛奈.霍拉幾年的時間之中一直為弗諾一家人買單,總金額達到592371.37美元,其中包括有一年,弗諾一家人搬到佛羅里達州,這樣方便兩兄弟接受知名教練大衛.利百特的指導,而默洛奈.霍拉為他們負擔了抵押貸款,醫療保險,一部新車還有生活必需品。按照事前的約定,弗諾一家人連本帶息將歸還近1600萬美元。默洛奈.霍拉宣稱可以得到托尼.弗諾和兄弟吉佩爾生涯獎金的20%。

其實這樣的事情在年輕的職業球員中並不罕見。生涯初期,他們需要個人或者公司的資助,才能支付差旅以及低級別巡迴賽的報名費。絕大多數這樣的合同都需要連本帶息償還。

根據之前的報道,托尼.弗諾來自於一個貧困的家庭。托尼.弗諾的爸爸科勒皮(Kelepi)12歲的時候從湯加來到美國,根本不會英語。他的媽媽拉韋納(Ravena)是湯加和薩摩亞混血。他們夫婦一開始居住在加州英格爾伍德(Inglewood),直到爸爸因為德爾塔貨運部的工作來到鹽湖城。他能賺3.5萬美元,這讓他足以支持一家九口人(兩個女兒,五個兒子)的生活。他們一家人住在三個臥室的房子之中,你可以想像來自這樣家庭的孩子很難有高爾夫的夢想。
事實上,托尼.弗諾在四、五歲的時候,媽媽開始教他拿著點燃火的刀子跳舞。

當他八歲的時候,他已經學會了如何像揮舞魔術棒一樣,揮舞一根兩頭插著鋒利刀子的棍子。這樣做的難度還在於它是燃燒著的。星期五晚,托尼.弗諾會在婚禮和生日宴會上表演這種舞蹈。他能賺50美元。而他需要這筆錢,因為他和弟弟最終還是選擇了高爾夫。

這一訴訟現在還沒有結果,到最後默洛奈.霍拉有可能甚麼也得不到。可是如果對方打贏了官司,弗諾和家人的形象將遭受打擊。弗諾只在美巡賽上贏了一次,那是2016年波多黎各公開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