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高集團近年來積極擁抱分享住宿,與Airbnb展開競爭。雅高CEO Sebastien Bazin雖然對Airbnb不乏讚許,但也坦言Airbnb正面臨不少嚴峻問題。
去年,雅高將其收購的2個度假租賃平台Travel Keys、Squarebreak整合到於2016年以1.48億歐元收購的Onefinestay平台,使Onefinestay的短租房源一夜之間翻了4倍,從原先13個地區2000多個房源,增至200多個目的地的10000多個房源。今年1月,Onefinestay又搶先Airbnb推出短租領域的忠誠度計劃「Higher Living」,為旅行者提供度假後為期一年的禮賓服務。
在Airbnb躊躇滿志進軍酒店領域的時候,Bazin卻表示,Airbnb將業務擴張到其他領域(如「體驗」平台),是因為其對於是否尋求上市的問題,處於兩難的境地。
Business Traveller的報道稱,Bazin認為Airbnb探索新的業務是為了在核心民宿業務的基礎上,進一步爭取多元化發展。
「他們(Airbnb)融了很多錢,公司估值很高,並計劃進行大規模的IPO。但他們在全球各大都會城市擁有大量的市場份額,恰恰這些城市都遭到嚴厲的法律監管。」
Bazin指出,法律監管給Airbnb的擴張帶來了不確定性和多變性等挑戰。2016年10月,紐約市長Andrew Cuomo簽訂了一項法案,規定出租閒置公寓少於30天的房東將被罰款。
2017年12月,巴黎政府規定,線上短租平台上所展示的出租公寓必須向巴黎市政府登記,巴黎市長辦公室已責令Airbnb下架1000套未登記的公寓的出租資訊。
「在巴賽隆納,住宅每年短租天數超過31天將被罰60萬歐元;在巴黎,住宅每年短租天數不得超過120天,否則將被罰款2.5萬歐元。監管壓力重重,風險未知,使Airbnb的上市之路非常艱難。」
不過,Bazin對Airbnb效應並不擔心,他將其類比成Uber在巴黎的發展。他說,Uber「摧毀」了巴黎的傳統的士市場之後,「在過去的12個月裏,巴黎的傳統的士市場不斷恢復,因為他們的價格降低了、服務變好了,所以市場有所回歸」。
同樣,Bazin表示Airbnb在2016年給雅高帶來了「影響」,但到2017年和2018年,影響越來越小。Bazin認為Airbnb「已經失去了靈魂」,變成了「規模驅動,而不是情感驅動」。
「這是新興時髦品牌常見的現象,他們在創立初的4到6年表現很好,但接著就面臨商業模式轉型。」
「Airbnb之前一直堅持類似的商業情懷:『你將遇到一個本地人,他會為你留下一瓶葡萄酒,建議你去隔壁的一家餐廳,他的名字叫Patrick,他做了一個很棒的披薩。』現在Airbnb三分之二的房源號稱是有房東(host)的房子,但實際上房子不是房東的,更不存在房東,而是一個服務式公寓。沒有酒,也沒有房東。他們失去了靈魂。他們變得規模驅動,而不是情感驅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