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賀傳媒部分非執董聲稱主席賀超兵(右)涉嫌非法侵佔公司資產,但賀超兵否認。
大賀傳媒部分非執董聲稱主席賀超兵(右)涉嫌非法侵佔公司資產,但賀超兵否認。

  (星島日報報道)曾經風光一時的內地廣告股大賀傳媒(8243)昨日如期除牌。早前該公司非執董聲稱,大賀傳媒主席賀超兵涉嫌非法侵佔公司資產等多項爭議。昨日大賀傳媒部分董事局成員聯合維權,擬收集更多證據,向內地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報案。此外,公司控股權早已易主,直至昨天除牌,卻從來未有公布,反映市場監管有漏洞。

  去年4月1日,大賀傳媒因無法披露2018年度年報被港交所(388)停牌,進入12個月的除牌倒數。期間,持有大賀傳媒6%內資股的非執董王慶華,曾多次向中港兩地監管機構舉報,包括賀超兵等人涉嫌非法侵佔公司資金逾一億元,違規信息披露,又隱瞞實際控制人變更等重大信息等。

  記者昨日致電賀超兵詢問侵佔公司資產事宜,賀超兵否認王慶華的指控,表示手上大賀傳媒的股權及管理權,早在2017年就已轉讓中泰集團董事局主席劉學忠及另兩名投資人。賣盤之後,由於發現沒人管理公司才「義務」繼續工作,期間發現公司資產早已被銀行凍結。他說:「如果做了犯法的事情,我會承擔責任。作為大賀傳媒的創辦人,公司被逼退市,我的心也在滴血。」

  那麼賣盤之事具體又是如何?王慶華表示,2017年4月,劉學忠聯同另外兩名投資人,以代持的方式,收購大賀傳媒八成股份,涉資2.1億元人民幣,當中劉學忠持有26.54%股權,成為大股東。不過,直至2018年賀超兵及劉學忠爆發債務糾紛,對簿公堂,董事會其餘成員才知悉大賀傳媒早已易主。

  然而,更令人驚訝的是,如此重大股權變更,直至昨日除牌,公司都未曾向投資者作出任何披露,並且公告中公司主席一欄亦從未有過更改,換言之小股東一直蒙在鼓裏。對此,賀超兵百口莫辯,僅稱是由於劉學忠沒有到有關部門辦理轉讓手續。他又稱,港交所在停牌期間曾多次與公司秘書交涉,自己參與不多,原因是聽不懂交易所負責人的普通話及英文。

  為甚麼要等到退市一刻,董事局其餘成員才站出來維權?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公司非執董向本報解釋,賀超兵及劉學忠在停牌期間常向董事局成員「畫餅」,稱去年年底南京的一家零售公司願意進駐大賀傳媒,意欲「借大賀傳媒的殼上市」。不過,今年年初肺炎疫情爆發,這家南京零售公司退出,而大賀傳媒除牌又「大限將至」,才導致股東損手的悲劇發生。

  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盧華基指,無論是否代持股份,公司秘書都有責任在披露易上說明股權變更事實,而目前維權的執董當時知情不報,亦有連帶責任。另外他預計,公司退市後監管機構不會再重點關注,最多只是作追究責任等善後工作,加上事件涉及中港兩地,之後很大機會在經過一系列的訴訟及清盤程序後不了了之,小股東可以做的事情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