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Uber Eats這類新興外賣平台已經開始建立自己的配送體系。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美國,Uber Eats這類新興外賣平台已經開始建立自己的配送體系。法新社資料圖片

2014年前後,北美創業者開始「偷師」中國,以中餐為主的外賣平台「飯團」正是其中之一。四年間,這款從產品功能到模式設計都酷似美團的軟件成長為北美最大、覆蓋面最廣的華人送餐平台。這種商業模式的拷貝不僅僅在外賣領域。越來越多的華人創業者通過對中國模式進行本土化改造,開始受到矽谷資本的關注,試圖把Copy to China改寫成Copy from China的故事。
在美國住了八年的老移民張興民走出辦公室,鑽進他的奧迪A6。下班後,他將換上全新的身分:外賣平台「飯團」的送餐小哥,而這輛貼有飯團標誌的奧迪汽車正是他的交通工具。
留學生鄭安妮住在華盛頓大學附近的公寓,她在「飯團」上點了一份宮保雞丁套餐,這也是張興民當天送的最後一單,耗時50分鐘。這一天,他一共送了12單,收穫了70美元小費。加上配送費,送餐員這份兼職給他帶來了超過兩千美元的月收入。
界面新聞報道,外賣平台在美國並不少見,此前最常見的模式是由餐館店主承包配送,但許多中小型商戶並不具備配送能力。在中國,美團、餓了麼採取「外賣+配送」雙輪驅動模式,這為美國帶來靈感。Uber Eats、Doordash這類新興外賣平台已經開始建立配送體系,並漸漸蠶食GrubHub等傳統外賣平台的市場份額。
擁有巨大線民規模的中國是絕佳的商業模式試驗場。2014年是中國外賣市場競爭極為激烈的一年,百度、阿里等巨頭紛紛入局。也正是在這一年,受到?發的留學生吳樂平在溫哥華創辦了外賣平台「飯團」。
「飯團」成立之前,美國當地的GrubHub等外賣平台已經做得風生水起,華人創業者想要做傳統的外賣配送幾乎無縫可入。飯團瞄準的是一個被忽視的細分市場:中餐、亞洲餐品外送。目前,飯團覆蓋超過2500家商家,註冊下單用戶接近30萬。
根據餐飲網站Eater的數據,北美用戶最熱衷的外賣品類裏,中餐佔據前列。但吳樂平觀察到,美國的亞洲餐廳尤其是中餐館在本土外賣平台上的評價都很一般,一方面存在大量的翻譯偏差,另一方面,由於溝通門檻和在結賬等方式上的分歧,許多地道的中國「夫妻店」餐館不願與與本土外賣的平台的合作,而本地人經營的中餐餐館,並不合華人的胃口。
吳樂平覺得,自己的華人身分在與中國店家溝通的過程中是優勢。飯團主要針對包括留學生、遊客在內的華人市場,吳樂平的目標是把飯團打造成「Best Asian Food Delivery(最好的亞洲食品外賣)」,把目標用戶擴張至本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