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華爾街大量資金重返新興市場,還隱藏著另類的套利算盤。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將加倉新興市場資產,作為押注今年美聯儲加息步伐明顯放緩的重要籌碼。究其原因,美聯儲加息放緩將很大程度緩解新興市場資本流出壓力,令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得到較大的反彈動能。
目前,這種套利策略收效不錯。在上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將傾聽市場擔憂,暗示可能放緩加息步伐後,新興市場貨幣迅速迎來一波明顯的反彈潮,其中土耳其里拉和南非蘭特分別上漲2.7%和2.5%。
「這更多是事件驅動型對沖基金的傑作,通過短期炒作博取高回報便離場。」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張剛指出。多數宏觀經濟型對沖基金則比較傾向採取相對穩健的套利策略——即藉助新興市場國家央行與美聯儲貨幣政策分化,套取更可觀的無風險利差收益。
具體而言,儘管美聯儲趨於放緩加息步伐,但不少新興市場國家鑒於擔心資本流出與通脹回升壓力,依然會延續此前偏緊的貨幣政策,由此造成這些國家國債收益率與美債之間的利差進一步擴大,被對沖基金加以利用,進而擴大新興市場投資收益。
去年12月中旬以來,受印度、印尼央行依然延續偏緊貨幣政策影響,這兩個國家10年期國債收益率迎來新一輪上漲,截至1月9日,印度與印尼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分別從7.21%與7.83%,上漲至7.456%與7.96%,鑒於同期10年期美債收益率大跌60個基點(至2.73%),導致印度、印尼國債相比美債的利差優勢分別擴大至472個基點與523個基點。
「這意味著過去一個月對沖基金以美債為抵押借入大量美元資金,兌換成印度盧比與印尼盾再投資這兩個國家國債,在扣除相應質押融資手續費與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後,其利差收益增加了約80個基點。」他指出。
不過,要讓這筆套利收益穩穩落袋,並非易事。印度與印尼兩國面臨新的大選,導致政治不確定性上升,將對境外資金投資熱情構成新的影響。「相比今年多個新興市場國家大選所衍生的政治不確定性,我反而最擔心今年美股一旦持續大跌,勢必引發多數對沖基金只能從新興市場回流大量資金彌補杠桿投資組合虧蝕造成的保證金缺口,令新興市場國家遭遇資金大進大出與金融資產劇烈波動等狀況,不利於投資策略順利施展。」張剛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