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自2008年收購TicketsNow以來,Ticketmaster一直公開運營門票轉售業務。中央社資料圖片
l 自2008年收購TicketsNow以來,Ticketmaster一直公開運營門票轉售業務。中央社資料圖片

剛剛過去的9月,票務市場經歷了一番動盪。紐約首席檢察官Barbara D. Underwood對Don Vaccaro的票務網站TicketNetwork和Ticket Galaxy進行投機性門票交易行為進行了起訴。此外,大型票務網站AXS宣布該公司將正式進入二級票務市場,這也意味著AXS將結束與門票轉售平台Stubhub的合作關係。
據《華爾街日報》消息稱,私募股權機構TPG和Rockbridge Growth equity正考慮出售其所持AXS的股份。不過最令人震驚的,莫過於CBC(美國廣播公司)與Toronto Star(多倫多星報)針對TicketMaster和黃牛合作暗中抬高票價的事件。據悉,在7月於拉斯維加斯舉辦的2018票務峰會上,CBC委派兩名臥底記者偽裝成黃牛前去參加了峰會。在峰會上,記者發現Ticketmaster推出了一個名為TradeDesk的系統,職業黃牛可以通過TradeDesk大量購入Ticketmaster網站的門票,然後重新將這些門票抬高3-4倍的價格重新在二級市場銷售。CBC指出,想要訪問TradeDesk網站,必須首先發送註冊申請。
一位在場的Ticketmaster員工向臥底記者透露,雖然Ticketmaster確實有一個部門負責監控「買家濫用」等明顯可疑的線上交易行為,但轉售部門並不負責管理TradeDesk的用戶。事實上,Ticketmaster的門票轉售專案對於公司來說的確是有利可圖的。Ticketmaster不僅可以向首次出售的門票收取服務費,當該門票在二級市場以虛高的價格進行轉售時Ticketmaster又可以收取一筆價格更高的服務費。
不過在這些調查結果被曝光後,Ticketmaster的負責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Ticketmaster從未允許二級市場以犧牲消費者利益為代價來抬高大量門票價格,Ticketmaster的銷售行為準則明確禁止經銷商購買超過最大限額的演出及活動門票。此外,在政策上Ticketmaster也禁止用戶創建虛假帳戶,防止規避檢票限額來囤積門票的行為。「音樂財經」報道,這些報告敦促堪薩斯州議員Jerry Moran和康涅狄格州議員Richard Blumenthal向Live Nation CEO Michael Rapino發起對多個問題的質詢,同時要求其在10月5日之前給予答復。
10月4日,Ticketmaster宣布計劃於2019年3月參加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舉辦的線上票務研討會,正式向消費者和立法者就票務行業的各個方面進行闡述。
自2008年收購TicketsNow以來,Ticketmaster一直公開運營門票轉售業務,同時公司成立了一個主專門與票務中間商打交道的轉售部門。來自Eventellect(管理各大票務平台庫存的公司)的Patrick Ryan對於近期有關Ticketmaster的報道持有不同意見。
Ryan表示,Ticketmaster一直把供應商標準放在第一位,並且盡全力預防票務中間商的不良行為。此外,專業的中間商轉售數量是非常龐大的,他們有很多可供選擇轉售的平台,例如Vivid、StubHub、SeatGeek等,不僅僅是Ticketmaster。因此Ticketmaster需要與這些中間商建立聯繫並取得信任,才能將這些餘票在平台進行轉售。
此次就Ticketmaster被曝光出的問題,可以肯定的是勾結黃牛抬高票價的行為是需要遏制的,但是C To C模式的票務轉售平台也是整個票務生態系統不斷完善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有進行有效規範才能保證整個票務生態系統的良性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