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當.麥克斯Adam Michels 三藩市)

近幾年來房價不斷飆漲,很多在三藩市工作的人們的薪資也趕不上房價飆漲的速度。興建低價公共住宅能滿足眾多低收入居民的需求,也是大多數市民的共識。但令人惋惜的是,對於公共住宅規劃和設計的討論,卻經常被淹沒在過度簡化和對立的標籤當中,公宅預定地旁的居民,常被簡化成兩種立場:「滾出我家後院」和「歡迎蓋在我家後院」NIMBYs v. YIMBYs。

過去幾個月來,我親身經歷都市設計和蓋公宅過程涉及的多樣議題和其複雜性:我家後院就正有一個大型公共住宅計劃要進駐了!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打算在歐文街(Irving)與26和27街交界處,蓋一棟7層樓高100戶,專為低收入市民居住的公宅。

我和妻子及兩個孩子就住在這預定的旁邊,也就是說這,棟大樓就準備要蓋在我的後院!我和妻子都是公立學校教師,們在這裡已經住了廿多年了,我們有很多同事買不起房子,我們當然歡迎公宅能夠為這些基層教師及勞苦工人提供選擇!

我們絕對不是那種一般人眼中認為「滾出我家後院」的排外中上階層。我的鄰居當中有建築工人、餐館師傅、侍應生。我們都贊成並且支持公宅的建立,但是我們是在沒有任何預警,在完全巧合的情況下,在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的網站上得知這個已籌劃一年的巨型住宅會蓋在我們眾人的後院。作為日落區中段社區發展協會的成員,我們開始每星期固定討論,研究這個公共住宅方案的來源,內容以及對社區生活的各類影響。

漸漸地,我們提出對於這個方案的替代性建議:希望能從7層樓高的大樓改成4層樓,以便能夠融入社區的特色,並且減低對環境,已經過度擁擠的交通,日照等等的負面影響。可惜的是,每當我們提出研究報告和建議,得到的總是相同的回應:「你們的提案很有道理,也非常符合城市規劃的原則。但是,我們只想要在數量上極大化,這是我們的立場。」

高密度住宅和數量極大化的原則,是短視近利的思維,並和城市規劃原則完全背道而馳。三藩市是世界馳名具有歷史特色的城市,我們也早有引以為傲的「城市規劃總綱」(General Plan of San Francisco)作為城市規劃的指導原則。但是,在眼前急功近利的思維之下,蓋高密度住宅將會引發的各種問題,例如:大樓與附近住家設計極度不協調,對於交通及停車問題持續惡化的影響,大樓對附近房屋造成日照陰影問題…等等,對當地居民來說,將來每天的生活會產生的負面影響,這是基本的民意心聲,需要被正視和討論。但是,當我們向發展商及城市規劃部門討論民生議題時,對方總是沒有反應,完全不在乎當地居民的心聲。

有超過80%的歐文街商業主也贊同我們的提議。大家共同的擔憂是,原本有的社區問題會因為一棟高密度住宅來到,讓生活品質降低。例如:過度擁擠,停車問題,社區安全。當我們敦請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研究這些環境影響評估的相關議題時,對方拒絕我們的要求,他們只願意做高樓所帶來的附近住家日照影響調查。

將高密度住宅帶入社區以謀求最大利益,是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的唯一目標。作為一個非營利團體,他們忘記了為人謀福祉的初衷:社區發展與社區和諧。

眾所周知,日落區一直以來是以家庭為主的低至中產和勞工階級的社區,靠近金門公園,有交通運輸系統,也有社區商圈。我們贊成社區可以增加人口密度,但並不是在一小塊地上,在附近都是兩三層樓的房子旁邊,突然由天而降一個巨型建築,湧入300人。當這裡的居民每天找不到停車位,公車好不容易來到時已經擁擠不堪,街上遊民越來越多,犯罪問題不斷上升時,要如何讓新住民和原來社區居民和諧共處,一個最重要的原則是要能夠深入理解社區的需求和困境,和當地居民一起謀求解決。在三藩市城市規劃總綱裡明確指出,「都市規劃必須避免突兀不協調的建築設計,因其將破壞社區和諧的原則。」

美國著名建築與都市設計師奧斯卡.紐曼(Oscar Neuman)曾說:「…對極端貧窮,尤其是那些接受政府救濟與精神疾病所折磨的家庭來說,我們能做的,是要極力避免把這類家庭放在高度集中的公共住宅當中。一個人性化的公宅設計,是讓這類家庭住在三層樓以下的住宅裡,…並且避免高度密集,一公頃的土地上頂多50戶,這才是人性化的設計。」

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和政府住房部門並不在意研究者的忠告。他們一心想要尋求密集和住戶極大化,認為越多住戶數越好,這樣才能產生經濟效益極大化,但是他們忘記了,都市設計必須要以為人為本,才能讓住進去的家庭以及附近社區永續發展。

這棟預定的公宅大樓將會是日落區最擁擠,最高密度的一棟大樓。從都市設計的歷史研究當中顯示,不論芝加哥或是三藩市,蓋如此高密度的低價公共住宅,是一個注定失敗的災難性設計。根據研究顯示,住在這類大樓裡最需要被服務的人群,最容易在這樣的居住環境裡感到疏離,渺小及被漠視。紐曼在多年的研究當中,明確指出只有3層樓的設計,才是最人性化並可以永續發展的設計。目前在日落區的另外一個項目Shirley Chisholm project,預定要在一公頃的土地上蓋98戶,但是,在我家旁邊這個項目,若用一公頃土地計算,竟然要塞入227戶!這顯示出市府與社區發展協會是以利益為導向,而不是以完善的都市設計與人性化的濟貧政策作為考量。

讓附近居民最驚訝與難過的是,在這塊預定地上,近來有家公司測量到超高劑量的有害化學物質PCEs。這是一種深入地底下並且揮發到空氣讓人吸收的致癌物。雖然此類化學物質在美國的城市歷史當中經常可見,但是三藩市城市規劃部門總是快速通過免去環境影響評估要求,以便加速樓房建設。這當中已經牽涉基本人權與健康權的損害。一家私人的空氣與土地測試公司AllWest的測量指出,在原本的警察合作社大樓內,充滿了超過安全標準的致癌空氣。該公司並指出,在合作社對面的那塊空地上,致癌物極有可能超標,因為空地旁有家最近才歇業的乾洗店,多年以來將有害物質非法倒入土地當中。在我住的這條街上,目前為止有最少五個鄰居罹患癌症。

我們集體請求市府協助調查有害物質散播的情況,但市府的回應是,根據州的SB35法律,如果要蓋公共住宅,這些他們可以省卻不做。

另外,蓋這棟大樓的花費驚人,連我們的馬參事對這項公共住宅工程花費也開始產生疑慮。根據我們的調查,這塊土地值400萬元,尤其當土地中有害化學物質被披露之後, 價錢應可以更低,但這塊地卻以900萬元的價錢賣出。另外,這棟樓蓋每戶的成本是100萬元,此價格媲美豪華公寓的興建成本,不是公宅該有的價格。開發商打算在蓋每一戶時收取5%的費用,也就是每一戶可讓他們獲利5萬元,難怪他們一心只想密集化與極大化機構自身的利益。

最令人憤怒的,是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本該和公共住宅預定地附近的住戶充分溝通,但是他們虛應故事,沒有展現任何誠意。

四月份時,在所謂的第二次社區溝通會議,他們只開放有限的網路參與人數,不讓任何人發言,會議完全由他們主導,然後他們問的問題,竟然是要求我們做設計選擇:想要在七層樓高的大樓旁邊種樹,放盆栽,還是種草皮?由三選一!想要什麼形式的屋頂設計?由三選一!大家被迫在電腦上做大樓設計的選擇,完全沒有任何溝通討論的空間。

最該問我們的是:「你們能夠接受我們提出的7層樓設計嗎?」在網路會議時,電腦旁邊的討論欄功能被關閉,禁止我們提出想法和問題。田德隆社區發展協會用這樣倨傲的姿態,完全不顧社區人士想要和他們溝通的誠意,並不斷暗示他們能夠舉辦會議,對我們已經大施恩惠。他們完全忘記,加州憲法中的第三十四條款中明確規定,類似的大型住宅計劃必須通過社區的溝通與協調過程。目前為止,整項計劃進行得荒腔走板,罔顧民意的程度令人大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