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衛 中國)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會議上提出要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這是繼2015年實施全面兩孩政策之後,中國生育政策的又一次重大調整。是我國優化生育政策,增加生育政策的包容性,以及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國家戰略進一步深化的實施策略。

回顧新中國七十多年,在死亡率大幅度下降而生育率一直保持較高水平的情況下,1950到1960年代中國人口增長率平均超過2%。為了緩解人口急劇膨脹帶來的經濟社會壓力,1970年代中國實施「晚稀少」的計劃生育政策,結果生育率大幅度下降,短短七八年總和生育率由約為6的水平降到3以下。

儘管如此,生育率和人口增長率的下降還沒有轉化成出生人數和人口增量的下降。為了盡快遏制人口快速增長,以利實現經濟發展目標,1980年開始實行一孩政策。

一孩政策又在1980年代後期到1990年代前期逐步在各地得到差異化的實施,一些省份的農村實行二孩政策,而少數民族更實行多孩政策,1980年代中國生育率在更替水平附近波動。

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推進,1990年代以來中國生育率經歷很快下降,下降到1.6,大大低於更替水平。1990年代後期人口增長率降到1%以下,人口增量明顯減少。

進入本世紀以來,中國生育率持續處於1.5-1.6的低水平,2000年代後期人口增長率又下降到0.5%以下。在人口進入低速增長的情況下,人口老齡化趨勢不斷增加。在人口規模壓力繼續存在,而人口結構挑戰不斷凸顯的情況下,2010年代生育政策連續實施從單獨兩孩到全面兩孩的重大調整。

七普結果表明生育率進一步下降到1.3的極低水平,進一步揭示老齡化加快和勞動年齡人口比例明顯下降。作為政策響應,生育政策又作出重大調整,實施三孩政策,同時提出實施三孩政策的一系列配套支持性政策措施。

中國人口進入低增長後,人口結構問題,特別是人口老齡化問題日益凸顯。在現階段及未來一定時期,人口規模巨大和人口結構失衡之間的矛盾會一直存在。

要實施兼顧兩者的政策,就是既要保持對人口數量的適當控制,又要逐步放寬數量限制從而有利於調整人口結構,這正是從兩孩政策向三孩政策轉變的出發點。

實際上,實施兩孩政策不僅帶來二孩出生人數的增加,也使三孩出生人數有所增加,只是因年輕育齡人群人數的減少和初婚年齡的推遲,一孩出生人數大幅度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兩孩政策的效應。

隨著兩孩政策效應的消退,中國出生人數出現迅速下降,生育率也進入極低水平。任何大大低於更替水平的生育率都是不可取的,在長期上會導致人口規模急劇下降和人口結構嚴重失衡。

假設中國在本世紀都保持1.3的生育率,那麼2023年就會出現人口負增長,本世紀中葉人口增長率為-1%,本世紀末達到-1.6%,本世紀末總人口降到6.5億,而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幾乎接近總人口的一半。

即使生育率在未來5年回升到更替水平(2.1)並保持不變,仍然會出現45年的低速人口負增長,本世紀末總人口降到13.2億,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佔30%。再設想一個極端情況,生育率繼續下降,未來5年降到1.0並保持不變,那麼到本世紀末中國總人口就不足5億,而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接近佔總人口的60%。

根據發達國家的經歷,低生育率往往處於波動之中。中國近20年來的低生育率變化也說明,人口再生產的周期性特徵和婚育行為變化導致中國低生育率的波動性演進趨勢,而非一直處於單調下降之中。

長期處於低生育率將積累較強的人口負增長慣性,正如上文所說,即使生育率回升到更替水平,也在短期內不能避免人口負增長。因此,適度的低生育水平可以界定為總和生育率於2-2.5之間的生育水平。生育率在這個範圍內波動,即使在一段時期\xf9堣]會出現人口負增長,都是基本上於零增長附近波動,長期上會使人口處於低速增長。

實行三孩政策也為中國的地區人口均衡發展提供了回旋空間。儘管整體上中國的生育率已經處於很低水平,但是從地市或縣級水平看,中國區域之間差異很大,這一方面是各地經濟社會發展不均衡和以往生育政策差異造成的,也是各地不同的人口結構和文化、多元化的生活方式等的結果。三孩政策給生育率很低的地區提供了較大的回升空間,而對生育率較高的地區仍然實施著約束作用。

儘管三孩政策仍然是一種限制性生育政策,但是限制性程度已經很弱。三孩政策已經能夠滿足絕大多數夫婦的生育意願。從人口普查和生育率抽樣調查數據看,三孩出生人數佔總出生人數5-8%,四孩及以上佔比僅1-2%。可見,生育政策對越高的生育孩次進行限制的效應是越小的。如果將來進一步調整生育政策,實施全面放開的自主性政策,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不過,如前所述,中國的地區差異很大,經濟發展、區域文化等都在影響生育率的地區差異,三孩政策的實施在不同地區和不同人群的效果肯定會不同,由於生育意願已普遍較低,但是人群異質性增加,三孩政策能否和多大程度上能提升全國的生育率值得期待,也面臨很大挑戰。

實施三孩政策,意義重大。要提升中國生育率,更需要從生育政策之外的其他經濟社會支持政策入手,實施三孩政策已不僅是單純的促進生育,更是與改善家庭福利、促進個人發展、推動兩性平等、緩解工作-家庭衝突等多元目標相重疊。

在低生育率社會,願意和能夠多生孩子,可以看作是一種衡量社會的福利水平和人們幸福感的重要指標。 節錄自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