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秀峰 香港)

新冠疫情爆發接近一年半,世衛專家原本已前赴武漢,為找尋病源進行調研,其後得出結論,疫情極不可能因武漢實驗室泄漏。不過,最近美國推動第二次溯源,同時指令情報部門進行調查,之後再發生連串事件,反映華府加速把疫情政治化。

拜登政府上台後,與大陸關係仍然緊張。總統指令情報部門做調查,雖然報告未出籠,但結論似乎已寫在牆上。過去兩日,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度露面,指要為疫情向中國進行巨額索償,三名國會議員又坐軍機飛赴台灣,送贈疫苗,大有把疫情急速政治化的味道。

美國咄咄逼人,主動出擊下,大陸在七日宣布制裁三名赴台議員,這是北京應對華府出招的正路做法。從執政在野黨的互動,顯示美國對華風未減,而且相互激勵,在政府發動之下,估計民間反華情緒會愈演愈烈。

美國大力就病毒源頭做文章,相信是用作圍堵大陸之用。特朗普說要向中國作巨額索償,聽來有點天方夜譚,但不要以為不可能發生,在滿清時期,列強發動戰爭,只要打贏就可要求割地賠款,開仗的理由只是藉口,最重要就是船堅炮利,有力兵臨城下。

新冠肺炎在內地爆發,但其後在全國總動員下,兩、三個月內就達到清零。相反,西方在開始時實行佛系抗疫,終至大量擴散,還弄出不停的變種病毒。如果說中國成為源頭有責任,西方在明知有爆疫風險下仍然懶懶閒,結果造成後來長期的疫潮,是否一樣有很大責任呢?

在西方,部分醫療專家或政府顧問,已經批評執政者在傳染初起時低估嚴重性。病毒初爆,全世界沒有多少人會知道其嚴重性,是天災性質。當新冠病毒證明可人傳人下,美英仍然未有嚴陣以待,人禍的味道就較重,兩個失誤哪個更抵鬧呢?

世衛進行溯源,初心是科學上進行研究,決策上則本著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想法。若然說到爆毒要負責?傳疫要不要負責?當中誰的責任較大,就真是各有各拗,不過,國際角力不是講道理,誰有實力誰便說了算,華府要在溯源上做文章,就是認為美國是全球一哥,只要找到理由出師,根本毋須講太多道理,正如當年布殊攻下伊拉克,就算證明以銷毀大殺傷力武器的理由出兵完全子虛烏有又如何?

香港作為中美大棋局的一著,必然受兩國關係左右。若然大家關係尚算良好,港局亦會平和一點,現在暗湧表面化,香港氣氛恐怕難以紓緩,這對政府和特區固然不是好消息,就算對反對派來說,都一樣是憂多於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