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昕洋 中國)

近日浙江杭州一位流浪歌手準備在鼓樓唱歌,遭到保安驅趕。一位自稱「清華教授」的男子為其發聲:「實際上我也正好想在這歇歇,他們正好在這唱歌,這對我是不是很好的事啊,然後把我兜\xf9堻o些零錢順便給他了!」

清華教授為流浪歌手發聲得到人們的一致贊同,反映了普通市民對流浪歌手演唱這樣的行為並不反對,甚至是有表現出允許、贊同、歡迎的態度,也說明了這樣的文化景觀是人們現實中所需要的。正如清華教授所說,「他也掙了些小錢,我也休息了一會」,可謂一舉兩得。清華教授為流浪歌手發聲,道出了人們對城市多樣性的需求。

美國著名城市規劃師雅各斯在《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中說:「多樣性是城市的天性。」城市作為一種複雜的有機系統,無論從經濟角度還是從社會角度、人文角度看,都需要複雜並且相互補充的多樣性,城市活力也就來源於多樣性。筆者以為,一個城市的多樣性,不應停留在多樣性表面,應該是除了人口結構、職業種類、收入層次等硬性指標外,還包括文化、藝術百花齊放的多元景觀。而這些人文景觀的存在,又體現了一座城市的多樣性與包容性,是一座城市豐富多樣而最令人動容的地方。

一座城市的構成,除了高樓大廈外,更重要的是生活在其中的人。對於生活在城市\xf9堛漱H來說,打動人們內心的其實正是生活中的小事,能直抵人心的,或許就是讓流浪歌手唱完那一句「灰飛煙滅的是我的靈魂,藕斷絲連的是這座城」的民謠。為流浪歌手駐足,是人們茶餘飯後、休閒散步平淡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在公園\xf9婸羲砟@樣平常,卻被人們所需要。

杭州曾被BBC評為「世上最美城市」之一,2020年杭州再次榮獲「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稱號,「最美」和「最具幸福感」不該是分離的,流浪歌手是一座城市\xf9埵璅囿爾s體,不該被城市排擠和割裂。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你是否聽下過匆匆回家的腳步,為一個街邊的歌手駐足停留?他們的存在,讓城市的夜晚不那麼寂寞和單調,城市應為流浪歌手留下駐足之地。

2001年,杭州市為創建「文化名城」,決定重建鼓樓,重建後的杭州鼓樓是杭州著名的景點之一,鼓樓古樸嚴肅,鼓樓上風景秀麗,景區內遊客來來往往,倘若此時配上一些流行民謠音樂,豈不美哉?

值得說明的是,杭州鼓樓景區內並沒有「禁止在景區內唱歌」的規定。一座城市\xf9堙A人們需要的是多樣性的文化和娛樂活動,讓大眾文化繁榮,也允許和尊重小眾文化的存在和發展。一座城市應該是包容的,應該是百花齊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