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美國總統拜登滿面自豪地宣布,美國已有超過一億國民接種新冠疫苗及一半國民已接種最少一劑疫苗。這些數字當然與世界上接種疫苗最成功的國家如塞舌爾和以色列相比,仍有一段距離。塞舌爾最新的接種率是七成,而以色列則有六成人已接種疫苗,其中超過一半已接種兩劑疫苗。但無論如何,美國這些數字已經足以令每位香港人感到慚愧萬分。

美國人比其他國家或地方的人更團結、更愛國嗎?不見得。但不同的公民意識卻確實是十分重要的。香港人的公民意識是怎樣,我覺得最少有三點值得一提。第一、香港人的功利心大。說得白一點,即廣東話的喜歡「搵著數」;說得文雅點便是要找「誘因」。對!在不少香港人眼中,只是「谷針」不給「誘因」是錯的。甚麼誘因?派錢、換來出入便利或任何有利於日常生活的措施等。又例如不少人說,可以通關我便打。這些人似乎把因果關係掉轉了。有足夠接種疫苗的人數,特區可以「清零」,我們才有望通關。不打針,如何「清零」?不「清零」,有哪國政府肯與你通關?所以責任不在政府,而是在一般市民是否願意接種疫苗上。

第二、是錯誤理解資訊。我們差不多每天也從各種渠道看到、聽到,有市民在接種疫苗後的多少天去世。所以疫苗是可以「致命」的。當然,傳媒沒有報道死者十日前吃了一個蘋果,但若傳媒真的這樣報道,是否代表蘋果可以「致命」?特區兩款疫苗合共在全世界已有數以億計的人接種了,根據英國《泰晤士報》,截至五月四日為止,全世界合共已經有十一億八千萬人接種了疫苗,接種人數最多的是印度,接種率最高的是塞舌爾,香港排名則徘徊於一些非洲第三國家之間,難道這些數字還不夠嗎?

有人說,再等等吧,看看情形才決定吧。但等等後,疫苗仍是同一樣的疫苗;疫苗的品質、效果仍會是一樣。如果疫苗是安全的話,毋須等待,疫苗仍是安全的。那我們在等甚麼?若每個人都在等,那我們何時才可「清零」通關?

第三是缺乏家庭和社會歸屬感。疫苗不但可保護你個人,亦可減少你的家人和社會其他人染上新冠肺炎的機會。助人利己,為何不做?如果你愛家人,你愛香港,你定必會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甚至整個香港著想。我們每天也環繞著「愛國愛港」高談闊論,為甚麼可以為選舉而愛港,卻忘記了愛港的真正意義?找這麼多藉口不願意接種疫苗,卻忽略了一個根本的問題,便是你有多愛你的家人、多愛香港?可能這才是我們的最大問題。

經歷了年半的疫情,特區經濟低迷,百業不振,我們是時候要下決心振作起來了。那些每天都在高唱「獅子山精神」的人去了哪\xf9堙H這不正是要同舟共濟的時候嗎?為甚麼接種疫苗這麼簡單的事也不願做,整天只懂得坐在家中埋怨這、埋怨那,批評這、批評那?說到這\xf9堙A不期然想起美國已故總統甘迺迪曾經說過:「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甚麼,應該問你可以為國家做甚麼?」這才是問題的癥結。整天呼天搶地批評這、批評那,為何不問問自己:我可以為香港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