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情周記】)

澳門即將進行立法會選舉。澳門議會由建制派主導的大局不變,而公眾的焦點是反對派的激進力量,能否在是次選舉中成功殺入議會,令澳門議會出現像香港那種癱瘓式的議會政治 

本月十七日,澳門舉行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當地政治氣候變得特別敏感。像颱風「天鴿」,對澳門造成百年一遇的巨大災害,即時變成了政治議題。有人質疑政府做得不足夠,基建落後,有人批評澳門政府向中央要求出動解放軍救援,是小題大做。

種種微妙關係,其實源於即將舉行的選舉,各路人馬之間也衍生出互動效果。

相對香港,澳門政治形勢簡單。澳門立法會中的三十三個議席,基本上建制派佔有明顯大多數。建制派當中,存在一定競爭性,大家都希望能夠有自己的平台發聲,成為近幾屆選舉的主要戲碼。選舉在建制主導的競爭下,多年來都有民主派能夠取得議席。

今年由於出現了突發事件,有熟悉澳門狀況的人士拆局,認為公眾焦點主要兩點,一是民主派在今次選舉中能否趁機擴大議席,另一個是民主派議席中,將會如何分配?究竟是傳統民主派,還是新進的激進派能夠吃掉傳統派別的資源?

現時,較受矚目的民主派陣營出選名單,共有兩張。

一張是「民主新動力」,屬傳統民主派,名單排頭位的是區錦新;另一張是「學社前進」,是傾向激進的後起,排頭位的是蘇嘉豪。

蘇嘉豪是九十後,今年只有二十六歲,近年以出位言行吸睛。他今次並非首度參選,上屆已經開始落場,他原屬「新澳門學社」,這個政治團體當年分拆出三張名單參選,蘇嘉豪排在「民主新澳門」名單上第二位。

當時,這個政黨內部對蘇嘉豪的出選,有些意見,認為他只不過是新進,沒有理由排得這麼前。

按澳門的選舉規例,排第二的參選人,可以得到名單總得票數的一半票數。

當時的「民主新澳門」,競選的政綱尚算傳統,提出的都是高官問責、政制改革的套路。

不過,蘇嘉豪在電視辯論上頗為出位,狂「質」對手。蘇嘉豪最終得票不夠,總得票排在第二十位,直選議席只有十四個,未能拿到議會的入場券。近幾年,蘇嘉豪的言行更激、更出位。2014年,他參與反對高官離任補償制度的「反離補」運動,有多達兩萬澳門人上街遊行。

有人覺得蘇嘉豪激進,部分源於他的背景,他中學畢業後去了台灣讀書,讀與政治相關的科目。讀書時他很活躍,經常參與學生抗爭活動,包括當地的反核,也到過行政院靜坐。

回到澳門後,經常組織遊行抗爭和狙擊政府。

蘇嘉豪今次參選,和上屆一樣,惹起內部不少爭議。在他所屬的政治團體「新澳門學社」,其中一個資深成員馮嘉亮,早前到檢察院檢舉,外界估計正與選舉有關。

事緣早前澳門前檢察長何超明被揭貪腐,涉及大量控罪。其中一條涉及「新澳門學社」的一個金主張樹堅,與該社的核心成員有很密切關系,長期資助他們。

馮家亮質疑張樹堅操控選舉,今次事件仍在處理中。很多人相信,馮家亮的矛頭是指向蘇嘉豪,間接反映他在「新澳門學社」以至民主派當中,具很高的爭議性。

是次的選舉,民主派形勢比較複雜。澳門被颱風「天鴿」打到七零八落,傷亡慘重。

特首崔世安見到災後形勢危急,遂向中央要求出動解放軍協助救災。區錦新初時以政治先行,批評為甚麼要出動解放軍。現實情況是,澳門人力及設備短缺,災後通街都是倒塌樹木和垃圾,衛生令人擔心。出動解放軍幫忙,在市民心中是正確做法。區錦新為反對而反對,胡亂批評,結果適得其反,有失民心,令到他在民主派陣營的選情有點不利。

有人說,澳門建制派既然已經主導大局,有些反對聲音,是正常不過的事,不用太過緊張。

按熟悉澳門人士說法,這個講法過去行之有效,現今就不能忽略潛藏的後續,例如蘇嘉豪政治取向偏激,他在台灣讀書,吸收了台灣經驗,看見香港近年發展,相信都會受到感染,有跡象他若進入議會,仿效台灣和香港的方法狙擊政府,例如使用拉布的方法去癱瘓議會和政府施政。

澳門的行政體系比較強,如果蘇嘉豪進入了議會,只有他一個人去抗爭,是否能夠起到很大效果,仍有待觀察。熟悉澳門人士意見是,牽一髮可以動全身,可能會造成像香港的情況一樣,出現激進派牽著整個民主派發展的路向,最後愈走愈激,進而以少數人發起不成比例的癱瘓效果,這個憂慮實在不能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