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文住所天台玻璃上蓋涉僭建事件
司馬文住所天台玻璃上蓋涉僭建事件
地政處限令司馬文七日之前,拆走地台上加設的地燈和地磚。資料圖片
地政處限令司馬文七日之前,拆走地台上加設的地燈和地磚。資料圖片

參加立法會建築、測量、規劃及園境界補選的南區區議員司馬文,其西貢別墅非法佔用官地,並使用上面一個僭建平台,被《頭條日報》揭發,此事六日有新發展。
發展局回覆該報表示,地政處已限令他七日之前拆走地台上加設的地燈和地磚,並將豎立警告牌,防止該官地再被人佔用,同時研究稍後是否拆除該平台。
有測量師批評司馬文長年非法佔用官地,直至當局下令才還原交回,卻不須負責處理僭建物,要由政府執手尾,難以服眾。
司馬文於二○○六年購入位於西貢清水灣道三十三號的村屋別墅,被揭發佔用旁邊一幅官地,並使用上面一個僭建平台作遛狗花園。
發展局回覆查詢指,根據地政處資料顯示,該平台於二千年已存在,未能追查平台是由何人及何時興建,亦未發現政府過往提出拆除的紀錄。
地政處於上月二十日發信予司馬文,要求他七日前移除該平台上的照明裝置及地磚。
回覆又指,地政處為防止該官地遭非法佔用,將豎立警告板;而該處聯同土力工程處人員巡查後,認為平台及其下方的斜坡沒有明顯危險,但基於土地管制的需要,會研究稍後是否有需要拆除該平台。
根據法例,當局須查明誰人在官地上僭建,才可要求該人清拆。雖然沒證據顯示平台由司馬文所建,但他被懷疑不單止加地燈,更有可能加建一層石屎。
測量師何鉅業看地台還原相片,發現地燈被拆走後,地燈坑槽形狀整齊,不是鑿出來的,疑是在平台上倒上新石屎,以留位給電線和地燈,不排除有人加厚平台,若經證實,屬在原僭建物上加建,理應負上處置的責任。
何鉅業批評司馬文佔用平台作遛狗花園,現在交還就不理,由地政處「執手尾」,做法不公平,亦難以服眾。
另外,司馬文六日出席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補選論壇,與對手謝偉銓唇槍舌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