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在庭外向傳媒展示涉案證物。
警方在庭外向傳媒展示涉案證物。

  (星島日報報道)五歲女童在一八年遭親父及繼母長期虐待,最終因傷口細菌感染引致敗血症死亡,法醫發現女童全身有多達一百三十三處傷口,其八歲兄長亦受虐至營養不良及體重過輕。生父及繼母承認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另陪審團裁定二人謀殺罪成,至於繼外婆因對兩童傷勢視若無睹亦被判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成。黃崇厚法官昨在高院判刑指,夫妻兩人謀殺罪必然依例判處終身監禁,虐兒罪的最高刑罰為監禁十年,兩人對女童施極度殘酷的虐待行為,屬同類案件中最嚴重及最惡劣,乃判兩人各監禁九年半;而繼外婆當時是唯一可向兩兄妹伸出援手的人,同時亦是兩兄妹的唯一希望,但其主要罪責是默許及縱容兩夫婦的惡行,故被判入獄五年。

  黃官讀出判刑後,特別以廣東話對繼母說:「我留意到你作證嘅時候攞住本聖經作出宣誓」,黃官遂讀出《約翰一書》第一章九節:「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並對繼母說:「我相信你可能都會記得」,繼母聽畢後面無表情地低頭走回羈留室。

  黃官判刑時考慮到涉案家庭有三名兒童,生父及繼母帶三名子女在二〇一七年八月搬離親祖母家,聲稱:「想畀小朋友一個完整家庭」,遷出親祖母家後兩夫妻針對男童X及女童Z施虐,繼母與前夫所生的女童Y則沒有被虐待。兩兄妹於五個月內的傷勢嚴重,兩夫婦為了蓄意隱瞞兩兄妹的傷勢作出虛假陳述,又為了逃避法律後果,從來沒有帶兩兄妹看醫生進行治療。兩兄妹幾乎每天被衣架、拖鞋、藤條及拖鞋打,又被剪刀「篤」心口、罰跪、罰企、罰抄、玩「飛高高」和「扮超人」遊戲,被逼捱餓只能看着家人食飯後,才能吃家人的殘羹冷飯,必定對兩兄妹造成心理傷害,傷害兩兄妹自尊心。雖然一家大小或曾有開心時刻,但亦只是兩兄妹悲慘生活中僅存的慰藉。

  兩被告夫婦持續嚴重虐待兩兄妹,雖然分不清哪一傷勢由誰造成,但繼母每日為女童Z洗澡時理應察覺其嚴重傷勢,生父亦可看到兩兄妹手腳的傷勢。黃官推斷兩人在Z身體上不同部位的傷口未痊瘉時,便重複在該些傷口以手、藤條、衣架、拖鞋施虐,Z頭部的深層瘀傷亦相信是因玩「飛高高」遊戲時,被大力撞到天花板所造成。黃官指兩人的訊息中顯示生父煽惑及鼓勵繼母施虐,生父雖然解釋其回覆只是為了讓妻子冷靜下來,但黃官批評其解釋違反常理。

  兩夫婦的微信對話中顯示,他們均知道雙方對兩兄妹施虐的行為,兩兄妹經常被罰不得在牀上睡覺,須在客廳地上睡袋睡覺,繼母不時綁起女童Z雙手,但解釋是為了防止Z偷食物或抓傷口,但黃官斥責其解釋不合常理,而Z只是在缺乏食物之下在家尋找食物,而防止Z抓傷口的最佳方法正是帶Z尋求適切醫療。親父亦曾拳打及用剪刀篤男童X心口,又用藤條打X逾三十下,當校方得悉X受虐後,X再被兩夫妻懲罰虐打,而兩夫妻不向X提供食物,令X營養不良及體重過輕,相信對X造成長遠的心理影響。

  繼外婆明知兩兄妹嚴重受虐卻不採取行動,沒有阻止兩夫妻向兩兄妹施虐,又沒有帶兩兄妹尋求醫療援助。雖然繼外婆須出外工作,在家時間有限,兩兄妹受虐時或不在場,但兩兄妹嚴重受虐歷時五個月,一家同住的繼外婆不會毫不知情。黃官指繼外婆的主要罪責是「默許」及「縱容」兩夫妻的惡行,雖然繼外婆曾建議帶兩兄妹看醫生,但她為防兩夫妻被捕而沒有實行。黃官認為繼外婆當時是唯一可向X及Z伸出援手的人,同時亦是兩兄妹的唯一希望,但她卻自私地不做應當的事。黃官又指假若繼外婆沒有疏忽照顧Z,Z或不會死亡。

  教育局回覆查詢稱,在預防及處理懷疑虐兒個案方面,教育局一直會與相關政府部門緊密聯繫,因應需要優化現行相關程序和措施,預防及處理學校的個案。案件編號:高院刑事案件二十八——二〇二〇。